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5-2
作者:唐棻      更新:2019-02-08 23:15      字数:5044
  聳天入雲的林木,遮蔽了環山的群峰,四遍俱寂,僅聞得隱約啁啾蟲鳴。

  木芙蓉怔望四周,盡是林木,偶而也有山中輞輛小妖探頭探腦,臉上盡是詭譎笑意。

  就在她茫然不著頭緒之際,一名相貌醜陋,屈背彎膝的小妖緩緩踱來了。

  「妳這個小花妖,跑到青城山來做啥?」那名小妖笑問著。

  木芙蓉勉強扯出一抺笑,「我想找山蛸。」

  「山蛸?」小妖拔高了嗓音,原本就顯大的眼,變得像碗似的,「妳該不會是來替水芙蓉求藥的吧?」  

  「你知道山蛸住那兒嗎?」木芙蓉微笑著。

  「當然知道,隨我來吧。」小妖頷首說道,「妳知道山蛸求藥的規距吧?」

  「規距?」

  「他的藥,不是任何人能要,也不是任何人都受得起。」小妖打量了她好一會兒,笑得怪異,「或許,妳能求得也未可知。」

  聽得小妖的字字句句,木芙蓉只管心裡發悶,步子卻未曾稍停。當她步入那陰暗潮濕的洞穴,一陣腐臭氣味襲來,她忍不住掩著口鼻。

  「這種地方,的確不適合像妳們這些花兒朵兒來得了,妳怎麼會有勇氣來求山蛸的?」

  木芙蓉放開掌心,待要回話時,又一陣沼氣竄入鼻心,只得又重心撫著,一個字也吐不出來。看著她的困窘,小妖只管大笑,沒多久出了洞口,一股青草香迎風而來,木芙蓉才深嗅那股清香。

  「妳在這裡等會兒,我去通報一聲。」

  木芙蓉看著眼前蒼鬱的草地,空氣中,流動著異草芳香,她想起了小妖說求藥,不禁懷疑,自己能否帶回三珠?

  「妳是木芙蓉?」背後突來的低嗓,讓木芙蓉不禁挺直背脊,緩緩回首。

  乍見山蛸,她額上沁出冷汗。

  拱肩縮背,尖長的鼻心好似垂吊在面上,銅鈴似的大眼,裂至耳旁的闊嘴。

  看著她的驚惶,山蛸卻是低笑了,「妳的反應,倒是比別人好些。」

  察覺自己的失態,木芙蓉低聲求道,「對不起,山蛸大人,我不是有意的……」

  「無所謂。」山蛸悠閒的坐在榻上,「什麼天大的事,也值得妳這位小花妖,不辭辛勞的從御園跑到這青城山來?」

  「我想求藥。」她怯怯的看著山蛸,「御園裡的水芙蓉生病了,寗婆說,只有你的三珠可以救她。」

  「水芙蓉病了?」他臉上浮上一抺有趣的神情,「這可真稀奇呀?什麼病,非得用這昧藥來救?」

  木芙蓉輕搖螓首,「我不知道。」

  「妳該明白,我的藥,不是隨隨便便給人的。」山蛸哼了哼,「尤其是三珠,這昧藥可謂難得!幾百年才開一次花,結一次果,大羅神仙來求,我也沒給過。」

  聽著山蛸的拉雜唸來,木芙蓉急得跪地伏首,「求求你!水芙蓉還等著我把這昧藥引拿回去!若沒有,水芙蓉只怕……」

  看著那張清麗如雪的容顏,山蛸微微一笑,「藥,我可以給妳,但,我說過,我的藥,沒那麼容易拿到。」

  「我可以答應任何條件。」木芙蓉漾出笑意,「只要你願意賜藥,什麼事,我都願意做。」

  「真的?」山蛸頓時感到有趣起來,「不論是什麼條件嗎?」

  「嗯。」木芙蓉猛力頷首。

  「那……」山蛸清咳兩聲,愉快說道,「我要妳,嫁入青城山來。」

  「什麼?」她的心猛烈抽搐著,以為自己聽錯了,「嫁入青城山?」

  「對。」山蛸微笑,「我要妳木芙蓉,嫁到青城山,做我山蛸的妻子。」

  成為山蛸的妻子,意即御園的一切,再與自己亳無瓜葛。她愣視著笑裂了嘴的山蛸,腦子是空白的,嘴裡卻吐出乾澀的字句,「我答應了,你就會給我藥了?是不是?」

  「當然,」山蛸說道,「所言不虛。」

  所言不虛……她還未回神,一只小小的玲瓏青釉瓷瓶透過尖長的指塞入她的掌心,耳畔嗡嗡作響的,是陣陣的迴聲。

  「藥給妳了,妳回御園,等著我遣人去接妳吧。」

  她仍是痴痴的,怎麼也動不了,待回了神,只望進了天上冷冷新月,殘雲微捲,掩住了月華的光芒,螢火恣意在草間飛舞,尤如夜幕燦爛的星子。

  仰望著滿天星斗,她手中仍是攢緊了那只瓶子,腦海裡掠過的是那一抺長踞迎風的身影。

  慕雲,他現在在做什麼?

  她第一次感覺到,兩人之間是如此遙遠,他是仙獸,是玉帝親派人世的御園護法。而她卻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妖,就算修行練法,也要千年道行,才攀得上那迢迢仙路。

  回想起水芙蓉的枯凋,木芙蓉又是一陣寒顫,倘若她真因這場病而元神俱滅,自己非但成了御園裡最大的罪人,也逃不過天界的責罰。

  可那月華之夜,情苗初長,當真心交付出去,又豈是收得回的?

  『我貪戀的,只有一個。』他說。

  『天地為證,日月為鑑,這一生,我只認你一人。』她說。

  情深深,意切切,兩人互約誓言,永世不變。

  御園的初遇,大慈寺的宏偉,蓉城街巷的嬉戲,峨嵋山上看百獸群舞,御園池畔,他替自己簪上那隻白玉簪子,許下愛情。

  她看過千山萬水,嚐過情愛滋味,這樣就足夠了。

  她淌著淚,抽答的不成句,「對不起。我沒有負心,我還是你的木芙蓉……」

  *******

  拖著疲憊的身子,木芙蓉回到了御園。

  當她交出那只青釉瓷瓶時,薔薇睜著杏眼,滿臉狐疑的,「這瓶裡,是三珠?」

  「嗯。」木芙蓉說道,「有了這個,水芙蓉姐姐真的會好嗎?」

  「當……當然。」她遞給了身旁巍巍顫顫的老婦,「寗婆,妳瞧瞧,是不是這個?」

  寗婆拔起那紅布塞子,瞬間池畔溢滿清洌的香氣。

  「好丫頭!妳可真有本事!這是三珠沒錯,妳是怎麼拿到的?」寗婆眼中閃著雀躍,一雙手也抖個不停。

  「沒什麼。」她勉強掙出一笑,「婆婆,有了這昧藥,水芙蓉姐姐她……」

  「呵,這當然。」寗婆含含糊糊的,「我這就回去熬藥,晚些兒妳們再派人上我那兒取去。」

  「我送妳吧。」薔薇說道,「牡丹,妳陪陪木芙蓉,我瞧她似乎累壞了。」

  待兩人身影走遠,牡丹支著頷,細看一臉倦容的木芙蓉,「山蛸不可能無緣無故將三珠給妳。」

  「嗯。」木芙蓉看著凋萎的荷,神思恍惚的,「水芙蓉姐姐,真的會好起來,是不?」

  「這當然。」牡丹唇畔一抺笑意,「寗婆對咱們花草輩的難症,可謂深究,有她在,水芙蓉沒問題的。」

  「那就好。」

  「妳還沒告訴我,山蛸怎會將藥給妳。」牡丹咕碌著杏眼,「他的藥,可不是那麼輕易拿到手的。」

  木芙蓉笑著,波波粼光映在張再無一絲血色的容顏,「牡丹姐姐,請妳告訴水芙蓉姐姐好嗎?」

  「什麼?」

  「中秋夜,我就會離開御園,不會再打擾她了。」

  牡丹心跳得急促,連忙伸出掌,「慢…慢著,離開御園?什麼意思?」

  「我答應了山蛸,要嫁與他為妻。」木芙蓉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這樣也好,水芙蓉姐姐也不會見了我就生氣,御園裡,就平靜了。」

  牡丹微張著小嘴,一句話也說不出。

  「我先回去歇歇,我累了。」木芙蓉輕輕頷首,「如果,水芙蓉姐姐醒了,可以告訴我嗎?」

  「當…當然可以。」牡丹結結巴巴的,仍未回過神,只是愣愣的望著那小小的身影,隱沒在濃濃綠蔭中。

  當薔薇回到石舫,見牡丹一臉的驚恐呆滯,忍不住推了她一把,「妳見鬼了?這表情是想嚇死誰嗎?」

  「木芙蓉她…」牡丹支著額,額上汗涔涔,「薔薇,我們做了件不可饒恕的事……」

  「妳在說什麼呀?我怎麼都聽不懂?」看著牡丹的懊喪,薔薇忍不住罵了起來,「什麼叫我們做了不可饒恕的事?」

  「為了水芙蓉,木芙蓉她……」牡丹顫著身子,「妳知道嗎?木芙蓉要離開御園了。」

  「離開御園?」薔薇一笑,「那很好!這下子,園子裡總算平靜些了!」

  牡丹睜大眸子,看著幸災樂禍的薔薇,「妳怎麼會這麼想?她是為了水芙蓉才會去見山蛸!」

  「水芙蓉?」薔薇低笑的搖搖食指,「水芙蓉根本沒病!」

  似是平地起雷,牡丹一顆心直往下沈,耳畔又聽著薔薇自得其樂的嗓音。

  「她的病是寗婆先下藥弄的!目的是想讓木芙蓉心懷愧疚。水芙蓉很清楚木芙蓉的個性,再加上以前對她好,為了慕雲的事,我和水芙蓉想了這個計策。」

  「計策?」牡丹身子顫個不停,「薔薇,妳怎麼可以這麼做?妳知道嗎,木芙蓉……」

  薔薇望著她,仍是勾著笑,「唉,我不是故意想瞞妳的,我只是想,愈少人知道愈好,木芙蓉發現水芙蓉枯萎,一定會內疚,再假藉寗婆的話,想法子讓她去找山蛸,山蛸那傢伙一定不會放過像木芙蓉那樣的小花妖!」

  「水芙蓉和寗婆說定,讓山蛸交出三珠給寗婆當謝禮,在慕雲回到御園前,逼木芙蓉留在青城山當丫頭,等過了百載,她也沒法子回御園。」薔薇笑瞇了眼,「怎麼樣?我很聰明吧?」

  「妳說對了,木芙蓉的確得留在青城山。」牡丹眸裡燃著怒火,「為了慕雲,妳和水芙蓉造了這種孽!妳知不知道?山蛸的確遂了水芙蓉的心願,將木芙蓉留在青城山,但可不是當丫頭,而是嫁給他!」

  「嫁給山蛸?」薔薇愣了一愣,神情錯愕的,「妳別開玩笑了。」

  「老天!我們究竟造了什麼孽?讓木芙蓉嫁給那鬼不成鬼,妖不成妖的老怪物?而妳們…我竟成了妳和水芙蓉的幫兇!」牡丹滑下清淚,步履蹣跚的踱回園子,留下薔薇獨坐在亭子裡,仍未回神。

  望著遠處半凋的木芙蓉花,薔薇忍不住打起冷顫。

  她錯了嗎?水芙蓉錯了嗎?這並非她的原意,她不是有心的,更沒想到,山蛸會納木芙蓉成為妻子。

  嫁給了那鬼不成鬼,妖不成妖的山蛸,木芙蓉又會成什麼樣子?

  一陣冷風拂過湖面,泛起陣陣波紋,月,不知何時升上枝椏,透著青白的冷光。

  已是秋分時節,中秋,快來了。

  ********

  當牡丹告訴她,水芙蓉已醒時,木芙蓉綻出許久未見的笑意。

  「妳想見她嗎?」牡丹問。

  木芙蓉忘情的攢住她的手,「一眼也好,我想在離開御園前,再和水芙蓉姐姐說說話,麻煩牡丹姐姐,替我說聲好嗎?」

  牡丹聞言,一陣酸楚從心底湧出。

  是她太笨?還是太單純?這座園子再也嗅不出當年仙袂飄飄的靈氣,卻染上凡世愛憎仇。

  「她在石舫,我帶妳過去。」

  牡丹攜著她的手,繞過重重翠屏,走過九折曲欄,路上眾仙妖們,偶有投來的異樣眼光,伴著隱約的嘆息。

  行至石舫,水芙蓉正拿著初放的桂花,勾引著池中的錦鯉,笑意盈盈,見到了木芙蓉,笑顏隱隱抺去。

  「妹妹?」她放下了手上的桂花,「今兒怎麼會出來的?」

  「她來看看妳。」牡丹寒著臉,「在嫁給山蛸前。」

  水芙蓉玉容一怔,眸光落在清瘦的木芙蓉身上。

  她更美了,就算形影憔悴,卻是我見猶憐的清弱姿態。

  「牡丹,我有話想對木芙蓉說。」她伸出手,將木芙蓉拉坐在身畔,「我們姐妹倆,很久沒談心了。」

  姐妹?牡丹深看著水芙蓉,半晌才說道,「妳們的確該好好聊一聊,再過不久,妳也見不著她了。」

  水芙蓉緊抿著唇,不發一言,等牡丹走遠,她幽幽說道,「我聽薔薇說了,為了我,妳親自去青城山,找了山蛸。」

  提及山蛸,木芙蓉身子震了震,山蛸低沈悶窒的嗓音,似仍迴蕩耳際。

  『別忘了,中秋之夜我會親身自御園迎娶。』

  而現在,離中秋僅剩七日。

  「妳恨我吧?」滴滴清淚自水芙蓉眸中滑落,「若不是因為我,妳也不會得屈就自己,嫁到青城山。」

  「我是自願的。」木芙蓉低垂螓首,「在御園裡,一向是妳照顧我,我從來不曾為姐姐做過什麼事,反而招來姐姐一場大病,我走了,園子也會平靜些吧?」

  「木芙蓉,我能再求妳一件事嗎?」水芙蓉緊握著她的手,「算是,我最後一次求妳。」

  看著水芙蓉,木芙蓉有種迷離的錯覺,彷彿墜入春雨時節,那柔美的雨絲,落在碧綠無波的池上,眼前如此多情的女子,旋起雲袖,舞出朵朵清蓮……

  「我答應妳。」她低吐。

  「別讓慕雲知道,妳是為了我…求妳,別讓他恨我!」

  慕雲……她聽著名,心開始揪得發疼,似是針刺,又似火焚。

  這句話的意思是,她得不告而別嗎?不能再見慕雲最後一面?她已不渴求與他長相廝守,卻連道別這點小小的驥望也得放棄?

  等不到她的回應,水芙蓉急促的問著,「木芙蓉,妳會答應的!對不?」

  「我答應,答應妳,不告訴慕雲,安安靜靜的,嫁給山蛸。」再也受不住內心煎熬,木芙蓉語調哀哀,「但,姐姐,我也有事求妳。」

  「什麼事?」得到了木芙蓉的保證,水芙蓉轉泣為笑。

  「求妳,把那隻白玉簪子,還給我。」

  白玉簪子?

  嬌顏一冷,她緩緩自袖中取出那隻髮簪,「好,我還妳。」

  「謝謝姐姐……」伸出掌心,待要接下那隻簪子,卻是撲了空。

  水芙蓉身子一傾,手心裡的玉簪硬生生的落了地,清脆的聲響,劃破了胸口,她怔著,心也跟著不完整。

  一地的玉碎,似遭北風蹂躪的清晨木芙蓉花,殘瓣片片,任由春泥污穢,再也嗅不出一絲清香,玉碎了,情呢?

  春蠶到死絲方盡,情絲是否也會一如春蠶,至死方休?

  木芙蓉默默拾起一地的玉碎,小心翼翼的將它收進香囊裡,看著她的舉動,水芙蓉莫名心火又浮上胸口。

  「姐姐,謝謝妳。」她微微頷首,才轉身離了石舫。

  姐姐?水芙蓉怔了半晌,旋即臉色成了鐵青。

  木芙蓉仍喚了她一聲姐姐,是要讓她心有愧疚?還是真心誠意的?

  「妳滿意了嗎?」

  背後一聲低嗓,將她的神志喚回,水芙蓉淡笑坐回石榻,「妳是替她抱不平?」

  紫薇咬著牙,「我是不明白!」

  「妳不明白的事多著呢!何止這一樁?」她拈起青絲低笑,「紫薇,已成定局的事,妳就不用再白費心了。」

  「即使木芙蓉嫁給山蛸,妳也無所謂?」

  水芙蓉抬起首,斂去了笑意,「相信我,這不是我的本意。」

  她沒料到,水芙蓉會有這樣的表情。

  水眸裡的不安與驚惶,完全映入眼底,她是不捨?還是愧疚?

  「她是為了妳。」紫薇說道,「難道妳就不能想個法子?至少別讓她嫁到青城山去。」

  半晌,她幽幽說道,「為了慕雲,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