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三
作者:紫门青月      更新:2016-07-16 20:26      字数:0
  神历二百三十五年·一月二日

  “昂,今天是我十岁生日了,等我十六岁的时候嫁给你好不好?”一身雪白宫装的可爱女孩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温文尔雅的高大男子。

  “公主殿下,您年纪还小,以后要遇到的人还有很多,不要如此轻易的许下诺言。”昂挂着浅浅的笑容,婉拒。

  “我不管,弓琅干娘说你是母后从出生就为我求得的姻缘,等我十六岁的时候一定要嫁给你。”女孩不依不饶。

  “公主殿下,等您长大以后再说吧!”昂浅笑轻语。

  “妹妹,天下好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死心眼只看着他?”同样白衣的绝色少年不满的插嘴。

  “哥哥,你真讨厌,偷听人家讲话!”女孩脸红的娇嗔。

  昂微笑着看着专心斗嘴去的女孩,她身上融合了来自异世界五个人的性格,陶可的睿智冷静,弓琅的风趣刁蛮,黎霜的圆滑狡诈,宇文人青的执着认真,鱼小乐的天真善良。虽然没有出色的容颜,却依旧吸引了不少与她年岁差不多的世家公子,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少女,怎么会愿意陪伴自己身边呢?

  神历二百三十七年.一月二日

  “昂,今天我十二岁了,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的求婚嘛?”身着俏皮白色短装的清秀少女一把拦住神色匆匆的美男子。

  “公主殿下,我听说今日向您求婚的公子不少,你为什么不再好好考虑一下?”昂觉得背后有千万道寒光扎过来。

  “我又不喜欢他们,管他们求婚不求婚。母后说了,我的婚姻我做主,只找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宁缺毋滥。”少女认真的说。

  “公主殿下,微臣年纪大了,实在配不上您。您好好考虑一下那些年轻美貌的贵公子不好吗?”昂有些无奈。

  “昂……是不是……我真的不够好……比不过母后……”少女细若蚊蝇的声音幽幽传入耳朵,如花的笑颜有些苍白。

  昂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疼痛慢慢的散开。是在为面前的少女心疼,还是为另外的那个女人?他迷惑了。

  神历二百三十九年.一月二日

  “我还是做得不够好,对吗?昂。”十四岁的少女微笑着,娇嫩如花的脸盘挂着淡淡的失落。

  “公主殿下……您,为什么那么执着?”昂不解,是什么让她可以坚持在每年的生日宴上,都要重复那个说了快十年的话题。

  “黎霜干娘说过,爱情是盲目的,当你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它就已经扎根心底了。”少女笑语。“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需要理由的感情还叫爱吗?呵呵……我爱你,但是不要问我为什么。从小我就听着周围的人讲你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就把你放进了心里。”

  “公主殿下,您这样的表现不是爱。只是一种习惯,在别人的述说中将我当成了一种习惯去在意。”昂垂下眼帘低语。

  “呵呵……昂,你真是一如既往的会伤人啊!”少女笑了,眼中却滚出晶莹的泪珠。

  昂觉得有些窒息,他说这些只是希望她不要再这样盲目的迷恋自己,而不是为了换来她的泪水啊。

  神历二百四十一年.一月二日

  十六岁的少女亭亭玉立,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少女竟也超过了一百六十七公分。雪白的的短装包不住晶莹的粉臂和修长的美腿,清秀的五官神采飞扬,叫人不能移开目光。

  行过及笄之礼,从今天起她就已经成年了,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包括嫁人。

  昂站在花园一角,仔细的打量着正在与人说笑的少女。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当年在两生殿将自己折腾得半死的小娃娃,现在竟然长这么大了。习武的关系让自己的身材样貌保持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心境却是苍老了许多。岁月不饶人,看着青春靓丽的小公主,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是四十高龄的老男人了,昂苦笑。

  像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少女抬首与他遥遥相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露出迷人的光彩,叫昂看呆了去。

  少女嫣然一笑,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昂。“昂,我十六岁了。你总说等我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再来谈成亲的事。那么,现在可以谈了吗?”少女俏皮一笑,引来周围痴恋的目光。

  那些年轻儿郎的目光,让昂心脏紧缩了一下。“公主殿下,微臣……已经四十岁了,您才十六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我们之间差距太大了。”

  “从六岁以后,每年的生日我都会向你求婚,你也是年复一年的拒绝我,真不知道是谁比较执着。”少女有些落寞的笑了。“在你心里我还是取代不了母后,我还是不够好啊!”她低不可闻的叹息。

  “不是的公主殿下……”昂急切的想解释什么,却被少女制止。

  “私下的时候,你都会象干娘一样叫母后的小名……你却从未叫过我的名字……这不正说明了一切么……”少女轻笑,“我从来不喜欢你叫我公主殿下,在你面前我也从来不以本宫自称……但是你总是无时不刻的在我们中间划出深深的鸿沟,用来以表永不变心的决心是吗?”

  “公主殿下……”昂有些心慌的看着少女,他一点也不喜欢她脸上此刻悲伤的表情。她一直象一只快乐的蝴蝶,这样的悲伤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脸上啊!

  “我不在乎你心里有母后的位置,我不在乎你年龄比我大了二十四岁,我总以为这么些年来我这样缠着你,总会引得你将我放进心里。我还是太天真了哦!”少女揉揉发红的眼睛,“弓琅干娘说的没错,‘你爱的人爱着别人,注定了你的爱恋是个悲剧。’世间有太多的无奈,所以两相情悦才会那么珍贵。”

  “困扰了你这么多年,你是不是一直盼望着解脱呢?哥哥说,我可以请父皇下旨命令你娶我为妻。可是我不要,我虽然爱你,却不愿意嫁给不爱我的你。你一直放不下过去,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叫我晚了二十四年呢?”

  “别说了公主殿下……”昂心乱如麻,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十年前被陶可拉开紧握自己衣角小手的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要不见了。

  “好的……我不说了……昂,你叫一次我的名字可好?叫我惑儿,以后我再也不会为难你了,再也不会拿成亲来烦你了。好不好?叫我一声惑儿……”少女幽幽的看着他。

  昂命令自己不许叫,害怕这一声叫出去了,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会消失掉了。可是嘴巴却不听大脑指挥的的张开,“惑儿……”

  少女笑了,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谢谢你,昂……谢谢你让我知道你的心意,谢谢你让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我会听你话的,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身边的人,好好找一个如意郎君……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打扰你了……”少女微笑着转身,透明如丝的白发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

  昂伸手,依旧什么都没有抓到。他一脸仓惶的离开御花园,跌跌撞撞躲回自己的府邸。

  你骗谁啊!昂……什么心里没有她?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早就深深的烙印在你的脑海,你的目光总是在追随着她的身影,为她的开心而开心,为她的失落而失落。

  你并不是透过她看见了谁的身影,她就是她。一个十年来一直纠缠着你的小妖精,你的眼里、心里早就塞满了她的身影。对于陶可,你其实早就放下了。

  你是一个懦夫,你是一个胆小鬼。你是害怕不能够完全拥有她,你自卑自己已经渐渐老去而她正是花样年华,你是害怕她有一天不再爱你了而离开你,你害怕她被花花世界的俊美儿郎所吸引而抛弃你……所以在那之前,你就残忍的把一切可能伤害到你的事否决掉,连同她对你的心意。

  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私胆小懦弱罢了,所以你硬生生的将她摒除在心门之外,你这一辈子就这么孤苦伶仃的度过吧!没有人陪伴你,没有人可怜你。自私的不想受伤害,所以频频伤害你的小妖精。昂啊昂!你还是个男人么?

  自欺欺人罢了,你不爱她吗?真的不爱她吗?摸摸自己的心,你敢发誓不爱她吗?不敢是不是?因为你爱她呀!不知不觉的,这个小妖精就已经攻占了你的心房,让你无时无刻不得不想起她,不得不被她所吸引。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放弃你了,你终于如愿以偿的摆脱她的纠缠了。但是你高兴吗?你只会觉得后悔和悲哀罢了,不诚实的男人啊!你注定了什么都得不到的!

  昂终于泪流满面,像个孩子一般扑倒在床上痛哭。

  夜

  昂宿府.七星阁

  “侯爷,侯爷!大事不好了,公主离宫出走了。”门外传来急促的拍门声。

  “你说什么?”昂双眼布满血丝,猛然拉开门。

  “这是西后娘娘让小人带来给您看的信。”传信官被他恐怖的模样吓了一跳,慌忙递上书信。

  昂一把抢过,展开。

  *亲爱的父皇、母后:

  当你们看到此信时,女儿已经离开皇宫了。

  女儿求婚十载均被拒绝,深感夺取君心无望。女儿不得不承认,失恋了……

  也许他说的对,我们真的不合适吧!女儿现在决定浪迹江湖,去找一个新的、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望父皇母后成全,不要派人来找女儿。

  女儿一旦找到如意郎君就会乖乖回宫,你们只需为女儿准备好盛大的婚礼,等着迎接女儿挑选的驸马。茫茫人海,女儿不信找不到真心爱女儿的人。

  人青干娘也说过,行万里路碰到的好男人,总比这小小的皇城里生长的好男人多。所以女儿去也……

  不孝女敬上*

  “皇上和皇后娘娘有何打算!”昂一脸心慌,他的小妖精不要他了,他的小妖精决定放弃他了。怎么能忍受!怎么可能忍受那个被自己守护了十六年的小妖精被别的男人拥抱在怀中!光用想的他就已经嫉妒得要发狂了。

  “娘娘说公主已经成年了,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了,所以由她去吧!”传信官老老实实转达陶可的话。

  “不可能!我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一根汗毛!”昂一声怒吼,眨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白虎皇城.狩天殿

  “呵呵呵呵……我们的小宝贝那会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啊!怎么也该叫那个笨男人担心一次了。”陶可懒懒的趴在丈夫腿上笑语。

  “就这样任由女儿一个人出去?江湖险恶啊!”残月白虎抚着陶可光滑似水的长发,有些担心。

  “老公,女儿已经长大了,是该自己出去磨练一番了。这可是女儿布下的局,你敢去扰乱么?”陶可睨了一眼丈夫。

  “唉……被你们母女吃定的男人真可怜。”残月白虎半真半假的抱怨,俯身吻上妻子的香唇。儿孙自有儿孙福,由她去吧!

  翘家的小公主,追妻的大丈夫,这一夜多么美好啊!呵呵呵呵……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