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八、过渡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6-13 20:37      字数:4842
  “哥哥,为什么莲婶要骂我们?还说我们的牛肉变质了?明明没有啊。”许燕文拉着顾燕清的手,抬头不解地问。

  顾燕清擦了擦他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去的泥,笑着道,“那是因为她没有牛肉吃,但是我们有,所以她羡慕嫉妒咱们。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明白吗?”

  许燕文拧起眉头想了片刻,费解地摇头,“哥哥,我不明白。”

  顾燕清失笑,疼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关系,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兄弟俩回到家里,就见骆明成一家已经过来了,骆建国和骆光荣正在逗新买回来的小狗崽,骆明成在院子里帮着晾干牛皮和牛角,顾母和徐翠以及顾燕华姐妹两则在厨房里煮菜,一股浓郁的香味从厨房里传出。

  许燕文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发亮,口水都流出来了,“好香啊。”

  顾燕清也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确实是好香。”

  骆建国看到了,哈哈大笑起来,“瞧你们俩的样子,想喝就去拿吧,你们兄弟俩的汤已经放在厅里了。”

  顾燕清闻言,赶紧抱着弟弟跑进客厅,果然在桌上看到了两碗汤。顾燕清捧起来先试了一口,味道不错,牛肉的香味很浓郁,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牛肉的膻味并没有完全去掉,所以喝起来会感觉有股怪味道。不过这也怪不得顾母她们,毕竟他们谁都没有熬过牛肉汤,自然就不懂得如何完全祛除膻味。

  虽然有一股怪味道,不过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

  今天顾家的晚餐十分丰盛,有红烧猪肉、干煸豆腐、水煮小白菜、水煮牛肉,还有一大锅牛骨汤。小白菜和豆腐都是徐翠带过来的,全是自家产出的。

  一顿晚饭吃得众人嘴角流油,骆建国和骆光荣直揉肚子,骆明成看不过去,一脚把两人踹出去让他们帮忙干活消食去了。

  小黑狗两只前爪抱着一块牛骨头费力地啃着,牛骨头上的肉糜已经被它啃干净了,现在它完全只是在拿牛骨来磨牙。担心它啃骨头不够饱,许燕文和许燕秋姐弟又跑去厨房,给它盛了一点饭,夹了两块猪肉和牛肉,又装了半勺子的骨头汤,小黑狗吃得直摇尾巴。

  姐弟俩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小黑狗取名为顾小黑,那个认真样,逗乐了一众大人。

  不过顾小黑显然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在许燕文叫它的时候,兴奋地摇着尾巴喊了一声。

  洗了碗筷,顾母把剩菜和汤都放到骆家的冰箱里,等明天要吃了再去拿。骆建国把在镇上买回来的西瓜从家里拿过来,用西瓜刀切开,众人拿着一大块起沙的大红西瓜吃着,边坐在屋檐下乘凉聊天。

  “明成叔,明天你们大概什么时间上山?”顾燕清吐出西瓜籽,问。

  “六点半在祠堂集合。”骆明成顿了一下,“你明天就要跟着一起去?”

  顾燕清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我想再上山看看能不能挖到什么值钱的药材或者其他野菜。”

  “什么什么?燕清你明天要跟着一起上山?!”骆光荣反应极大地瞪大了双眼。

  骆建国皱起眉,“你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去了,你想要什么我们帮你带下来就是了。”

  顾燕清笑了笑,“没关系的,我也要锻炼一下身体,越是身体不好,我就越应该运动一下,生命在于运动嘛!而且你们带下来的东西都是属于你们的,我怎么好意思拿去卖掉?”

  骆建国还想说什么,顾燕清就道,“这件事我妈和明成叔也是同意的!”

  “我虽然同意你去,但你必须跟他们一起行动,不准一个人离开。”顾母开口警告道。

  “我知道的。”

  “妈妈,妈妈,我明天也要跟着哥哥一起去。”许燕文吃得一嘴西瓜水,跑过来哀求道。

  顾母皱眉,顾燕清也皱眉,“燕文,哥哥是去工作,不是去玩,你不能去的。”

  “我不要!我也要跟哥哥一起去!”许燕文闹起了脾气,“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听哥哥的话,不会到处乱跑的!”

  “燕文,听话!”顾母瞪起眼睛。

  许燕文扁着嘴不肯妥协。

  徐翠开口打圆场,“燕文啊,山上有野狼又有狐狸的,你上去很容易会被它们抓住吃掉的哦,你不怕吗?”

  许燕文闻言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很快他就坚定了立场,肯定道,“我不怕!哥哥会保护我的!”

  众人都失笑,骆光荣踌躇着道,“要不……就让他跟着一起去?有我们跟着不会有事的,而且我们小时候不都经常上山玩的吗?”

  顾母犹豫了,许燕文见状赶紧哀求她,最后顾母还是没忍下心,答应了他。许燕文立刻欢呼起来,许燕秋见状有些羡慕,顾燕华赶紧搂着她道,“小秋,我们明天不如到田里看看,整理一下,然后种菜好不好?”

  许燕秋衡量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骆建国道,“这西瓜很甜,你们也可以考虑一下种这个。”

  徐翠摇头道,“不行,西瓜的成长期太长了,等不到它熟,夏天就要结束了。”

  顾母赞同地点头,骆建国耸耸肩……

  第二天,顾燕清在闹钟响之前醒来了,看了眼时间,已经六点了。他起床后先去叫醒了睡得正香的许燕文,兄弟俩洗漱完之后,背起东西就离开家门,顾小黑跟在他们身后也想一起去,被顾燕清撵了回去。

  今天等在祠堂门外的人不多,只有五六个,其中骆家人就占了三个。看到顾燕清兄弟,其他两人都显得十分惊讶。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问,“燕清,你怎么带着你弟弟也来了?”

  顾燕清笑着打招呼,“根叔,早上好。我和燕文以后都会跟着一起上山。”

  “什么?这不是胡闹吗?阿成你也不说说他们?”另一个又黑又结实的男人惊讶地看向骆明成。

  骆明成沉默地背起箩筐,道,“他们妈妈都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走吧。”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无奈地跟上。

  骆建国和骆光荣走在顾燕清兄弟俩的两边,边问,“燕文睡醒了没啊?这么早就起来很辛苦吧?”

  许燕文确实没有睡醒,不过这会儿依旧强撑起精神道,“我没事,我不要回去。”

  骆建国笑着拍拍他的小脑袋,“没人要你回去,不过你得精神点,不然等一会儿上山后跟丢了就麻烦了。”

  “是啊,燕清,你可要拉紧他。”骆光荣叮嘱道。

  顾燕清点头,“放心吧。”

  到了山上,几人果然按照他们平时走的路线在山的外围走,顾燕清虽然很想到山里面去,不过想到自己后面的长远计划,以及骆明成父子对自己盯得紧,顾燕清还是忍了下来,跟着他们在外围找野菜。

  如此安分了将近半个月后,骆明成父子三人对顾燕清终于放心了,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一定会派一个人跟着他们,免得他去不该去的地方。现在顾燕清已经可以自己走到一边挖野菜了,而且身体也比刚回来时好多了,起码不会爬一次山就脸色发青,跟快要晕厥过去一样。看到顾燕清的身体确实有所好转,顾母对于他每天都要上山去的事情就没那么抗拒了。

  这半个月来,顾家的生活水平上升了不少,肉已经不再是奢侈品,甚至每个星期都还能熬一次骨头汤。家里的母鸡每天都会下一两只鸡蛋,顾燕清几人每天都会吃一只鸡蛋,饶是这样,家里也攒了将近二十只鸡蛋,新买回来的小鸡崽也茁壮成长,还有那一对大灰鹅,也被养的胖乎乎的,前几天母鹅还下了两只拳头那么大的蛋。顾小黑也长大了一圈,毛发水光滑溜的,四肢短短胖胖的,十分可爱。如今顾小黑已经知道驱赶陌生人了,也知道保护许燕文和许燕秋,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姐弟俩平时经常给它很多好吃的。

  山坡后的那五亩田地已经被整理好了,骆光荣还特意牵来了他家的黄牛帮他们犁好了地,昨天他们才把菜种播下去,最快也要等到半个月后才有收成。如今许燕秋对这块地十分上心,每天都会去浇水施肥除草,完全不用顾母和顾燕华开口。

  因为不能进山里面,所以顾燕清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找到什么贵重的药材,每天找回来的都只是一些野果子、野菜和野蘑菇。家里的钱如今还剩下一半多,不过顾母的药又快要吃完了,估计过几天就得去陆医生那里拿药。顾燕清觉得时间成熟,决定进山里挖宝。

  次日,顾燕清依旧带着许燕文跟着大部队上山,今天骆明成没空,只有骆光荣一个人来了,顾燕清面上不显,心里却在欢呼,骆明成不来,他就更容易脱离大部队了!

  上山后没多久,大部队就开始分散,顾燕清本来是跟骆光荣一起的,不过他借口去上厕所,慢慢远离了他。许燕文不解地看他,“哥哥,光荣哥哥还没来。”

  顾燕清蹲下身认真道,“燕文,哥哥想进去山里面挖药材,这件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你可以帮哥哥保守秘密吗?”

  许燕文的眼神慢慢认真起来,他严肃着小脸点点头,伸出小尾指,认真道,“可以。”

  顾燕清笑了,伸出尾指跟他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好了,我们走吧,你小心看路,拉着我不要松手知道吗?”

  许燕文认真点头。

  山里头物资十分丰盛,比外围要丰盛很多,可是村民们要么不敢进来,要么就是等到有大部队且有武器才愿意进来,都怕出事。但顾燕清从山里头一些植物和泥土看出,其实还有有人敢冒险进来的,只是不多而已。

  顾燕清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各种野菜和野果子,还找到了不少五指毛桃以及野生淮山。数量有点多,顾燕清只采走了一部分,这些东西虽然卖不了多少个钱,不过胜在数量多啊,加起来怎么也能卖个五六块。

  回到跟大部队汇合的地方,骆光荣看到他们箩筐里的山货,立刻就跑了过来,皱眉,“燕清,你们刚才进山里头去了?”

  顾燕清深知瞒不住他,于是干脆地点头,“没错,这些都是我在里面找到的。”

  骆光荣忍不住提高了声量,“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进去很危险的?!你之前还答应过我们不会单独行动呢!”

  顾燕清装作被吓到一样缩了缩肩膀,“好吧,我知道错了,下次会跟你们一起去的。”

  “下次?!还有下次?!我回去就跟婶子说!”骆光荣气得直喘气。

  “燕清啊,你这些东西,全都是在里面找到的?”有人走上前看了看他箩筐里各种山货,咽了咽口水,有些羡慕地问。

  “是啊。里面还有很多野菜和山货呢,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不愿意进去里面,而且我也没有发现什么大型的肉食类动物啊,顶多就是兔子松鼠之类的。”顾燕清一摊手。

  众人都有些心动,不过也有人很清醒,“因为你进去的时间短,长时间就很难说了。”

  “我们也没必要在里面长时间逗留啊。里面的山货比这里多,很容易就把箩筐填满,我们还需要长时间逗留吗?”顾燕清反问。

  众人都明白过来,对啊,找到山货后他们就没必要长时间逗留在里面,可以离开了!而且,不过是把寻找的范围放宽几米,应该也算不上进深山里吧?

  很快,立刻就有人道,“那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进去里面找山货吧!”

  “好!”

  “赞成!”

  顾燕清挑了挑唇,这样顾母和明成叔他们就没有理由再阻止他进山里头了。

  骆光荣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转头瞪他,“这就是你的计划?”

  顾燕清一脸无辜地看他,“光荣哥你说什么?”

  骆光荣磨着牙看了他半响,最后伸手狠狠戳了几下他的额头,笑着骂了一句,“臭小子!”

  回到家,骆光荣果然把他擅自进山里头的事告诉了顾母和骆明成,顾燕清毫无悬念地被两人狠狠教训了一顿,顾母甚至关了他禁闭两天。

  不过顾燕清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以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山里头了。

  那天他带回来的五指毛桃和淮山被留下了一部分,剩下的都让骆明成拿到镇上卖了,一共卖了四块六毛。而且骆明成还带回来一个消息,赵老板的美味馆新推出的牛肉菜式十分受欢迎,据说还因为这样,石山村的黄牛生意好了很多,还有一些饭馆也跟着做起了牛肉生意,偃月镇上掀起了一阵牛肉风潮。

  顾家的生活在一天天变好,而远在几千公里外的一线城市X市一间欧式别墅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眉头紧皱,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双拳紧握,时不时发出呓语,似乎是陷在噩梦里了。

  “不要……燕清……燕清!!!!”青年忽然大声惊叫着从床上弹起来,脸上还残留着惊恐和痛苦。

  程少安喘了几口粗气,有些惊恐不定地看了看四周,眼中慢慢染上疑惑。

  “这是……”

  这时,门开了,一对中年男女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女人走到程少安身边,伸手摸了摸他汗湿的鬓发,眉头微皱,嗓音轻柔地问,“小安,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程少安看到他们的样子,双眼微微睁大,“爸,妈……”

  “怎么了?”程母耐心地问。

  程少安已经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握住母亲的手,笑了笑,“妈,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真的只是做噩梦了?不是身体不舒服?”程父皱着眉,担忧地问,“要不去医院检查看看?”

  “对啊,你刚才叫得好惨好大声啊,做噩梦哪儿会叫成这样?去医院吧,啊。”程母说着就要去换衣服。

  程少安赶紧拉住母亲,言之凿凿地道,“妈,真的不用。你们放心,我真的只是做噩梦了,叫那么惨是因为……在梦里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程氏夫妇一愣,程母又好气又好笑地戳了戳他的额头,“你现在才刚上大学没多久,这么快就找到最爱的人了?”

  程少安露出一抹温柔怀念的笑,眼中透露出志在必得和些许狠意,“嗯,找到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他离开了。”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