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章破鐘(下)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6-13 17:37      字数:2230
  大殿騶爪燈下,暈暗不明的光影照著自鳴鐘,鐘面忽凸忽陷的小鳥面孔,此刻搭著詭異的鼓鑼鐘聲如招喚魍魎鬼魅般透著一抹玄邪之氣,殿內不再是驚奇的鼓掌歡笑,隨著鐘面滲血,氣氛一瞬都變了味兒,賓客臉上笑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驚恐與錯愕,連瞟向帝辛的眼色都變得不屑和輕蔑。他望向帝辛,遠遠得看不出他的神情,謝主恩心裡著急為何帝辛什麼話也沒發落就這麼定定的看著淌血的自鳴鐘。

  「恩人。您進去,擾了大王的雅興,那就不好了。」

  「擾了大王的雅興…?」

  姬昌攥著他手肘的手掌不自知地收攏,攥得謝主恩纖細的手腕落下深色的紅痕:「如此特典,不就是要讓各番各方知道我大商勇猛威壯,瞅瞅咱們的大王見血那連眉頭都沒蹙上一痕,這會兒悠然啜茶,豈不更顯大商英猛之氣。」

  謝主恩低頭一忖。狡辯!狡辯!姬昌送這份大禮就是挖坑給帝辛跳,帝辛要是當眾毀了大鐘,一是對貢禮處置不當,引賓客閒言閒語,二便是自鳴鐘內是好戰的白翎雀,倘若真如無名所說,幼雀破鐘而出,只要公白翎雀一鳴,啃食血肉見白骨不無可能。反之,帝辛若是什麼也不做,不就坐實了殘暴之名。

  啾啾—

  白翎雀一鳴,鐘面震盪,噗差一聲,其中一面讓幼鳥撞破了一小洞,幼鳥鳥喙抽離,圓圓的小眼珠子從淌血小洞探向外頭,瞬息五面大鐘同時靜了下來,連公白翎雀也停止飛翔,佇立在滿面鮮血的自鳴鐘架之上。謝主恩望著白翎雀,心頭忐忑,剛剛一聲聲悲鳴泣訴母鳥身亡,讓幼鳥死也要衝破皮面,為母鳥報仇。現在鐘面已破,衝出大殿只是時辰問題。

  啾。啾。啾。啾。

  短音的鳥鳴,如戰士號令,幼鳥隨著鳥鳴一聲一撞,全都集中在單一個點上,沒一會兒鐘面鳥眼般的洞就變成拇指大小,越漸擴大。

  啾。啾。

  短而有力的兩聲鳥鳴震得謝主恩心頭顫抖,甩開姬昌攥手肘的箝制,不顧他的阻攔,邁步就往大殿裡奔去。急奔上石階,衝入大殿,便在紙簾後撞見元喜。

  「公公,牧珆呢?」

  「在上殿紙簾後待命。這般血腥,大王喊了他,讓他伺機毀了這幾座大鐘。」

  「毀大鐘!」

  「是啊。誰想知西伯侯贈的大鐘這般血腥。毀了也…哎!小主您別跑啊。小主、小主!」

  元喜見著謝主恩跑得急,慌忙地跟上,就怕他摔著。聽著大殿上公白翎雀越啼越激亢的鳥鳴聲,謝主恩著急的找尋無鳴,鳥事還是得靠鳥解決。奔過上殿後的長廊,他見著牧珆正掀簾走上大座守護大王,而無鳴卻是窩在牆角捂耳發抖。

  「無鳴!無鳴!白翎雀的戰令要如何停止!」

  「…別問我,我是藍羽,管不著他的。」

  「無鳴!這兒只有你會鳥語,只要你出面讓他們停戰,也不無可能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這隻鳥本就膽小怕事,現在聽著白翎雀的戰令啼鳴更是嚇得抖瑟。謝主恩吼他一聲,抓他的肩頭讓他振作。

  「白翎雀好戰。待會兒幼鳥一旦破鐘,便會啃食大殿所有人的鮮血骨肉,無鳴,牧珆已經上殿了,你難道連他都不救。」

  無鳴聽見牧珆二字才有幾分回神,四處探望才驚覺牧珆不在,可他還是害怕啊。

  「無恩啊,雖然都是鳥,可還是有分的啊。更何況我一隻藍羽雀除了漂亮也就只有漂亮,白翎雀乃是古代戰鳥傲氣不可一般,我出面勸著,白翎雀指不定還吞了我…」

  「我護著你!白翎雀要啃你,我便擋在前頭!」

  無鳴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咬唇多了一絲猶豫,元喜跟在一旁,聞言後直嚷著萬萬不可。然謝主恩卻是鐵了心攥緊了他的手。

  「無鳴,大殿一旦見血,大商就完了。」

  一旦血濺大殿,帝辛勢必出手弒鳥救護賓客,屆時殺鳥獸是殘,鳥獸攻擊賓客是暴,無論帝辛如何挽救,皆失信於人。

  「無鳴。求你了。」

  無鳴不懂無恩為何苦苦相求,退了一步他仍是選擇明哲保身,於此同時,大殿外又是一聲鳥鳴。

  啾!

  搭著破鐘之聲,唰了一瞬,幼鳥齊飛,全飛上沾血的鐘架之上,幼鳥不過半手掌大,渾身白參灰羽,眼窩處還有一抹紅眉,看起來嬌小可愛,惹得大殿上賓客一陣驚艷。謝主恩瞅著說不動無鳴,他不再勉強,掀開紙簾,踩上階梯便站在帝辛身側。帝辛見著他,眼裡有幾分安心,悄悄的攥上他的手。

  「送個賞盤送這般久。華妃刁難你了?」

  「是,讓她罰跪跪了許久。」

  「傷著了?」

  說實話,他沒心思和帝辛說什麼刁難不刁難,卻又因為他淺淺的關心熱紅了眼。沒回應傷著沒傷著的話,他手指順著帝辛指縫輕輕攥握,帝辛可以沒有他和孩子,可大商不能沒有帝辛,這回絕對不能讓姬昌得逞。

  大殿上公白翎雀胸膛如球鼓起,羽毛也讓氣囊震得豎立,白翎雀仰首啼鳴—

  啾!啾!啾啾啾——

  幼鳥齊飛沖天而後順著大殿上繞飛—

  「帝辛,這是姬昌的陷阱,今日大殿之上你不管滅沒滅這群鳥,殘暴之名已然寇上。殺鳥,當是容易,但你要記著最壞的是人心。」

  帝辛不明所以,疑惑的望著他,於此同時,白翎雀飛過一圈,數百隻幼鳥有秩序的排列,一列列停在大樑之上,在白翎雀啾一聲下令後俯衝而下,朝賓客和妃子衝去,霎時幼鳥鳥喙如箭雨紛紛落下,割穿紗綢,直埳入桌,一陣驚呼,帝辛再陷兩難,舉手。

  「牧珆聽令。」

  他望向謝主恩,這才明白他說的最壞是人心是什麼意思,如今殺,不殺,都錯。毀,不毀,都錯。他完全栽進了姬昌的陷阱裡頭。下令滅了白翎雀,他仍是坐實了殘暴之名,來日番主盟國哪還會聽信於他。

  「木頭不准接令!」

  謝主恩往前挪步,仰首望著白翎雀,縱身一躍,跳入大堂,轉璇之間他一身綠繡衣如翩舞畫出一抹圓弧。大殿上少了驚嚇的嘻囌聲,現下目光全都放在謝主恩身上,連著白翎雀的小眼珠子也是。只聽公白翎雀鳥啼一聲,帝辛雖不明白他在那邊喊什麼,卻真切地看見狐狸害怕而發抖的肩頭。

  狐狸他!他這是在當靶子!

  「牧珆!接令!」

  牧珆心頭顫顫也為無恩的大膽而激動,手早就握緊了劍靶等著大王下令,喝的一聲,拔劍。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等待~感謝推薦~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