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7. 劫持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1-11 09:38      字数:5853
  兩天兵從沒遇過這種狀況,不過是想喝口水,卻不小心掉進河裡不說,還被一堆奇怪的哭聲洗腦轟炸,彷彿全世界的眼淚都湧了過來,讓他們忍不住也想跟著哭哭。

  淚眼朦朧中,似乎有誰走來,他們便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忙大喊:「救命喔!」

  一道紅綾飛來,將兩人結結實實地綑住後,迅速拉出銀河拋上岸。

  「你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擅闖天界不說,還不安分點,這星河連我們都不敢小覷,又豈是你們凡胎肉身能碰得的?」來人嬌叱道。

  兩天兵狼狽地趴在地上,咳出一堆鹹水,邊唉唉叫地抬頭一看。

  張瀚倪直接傻了。

  史戴西卻如死屍復生,挺身一跳,將頭一梳,自認帥氣地用怪腔中文說:「美麗的仙女,我叫S.G.,請問芳名?」

  上帝啊,東方天堂真是美女雲集,什麼時尚第一模特兒、全球選美小姐、好萊塢性感女神,通通不夠看。倘若貝貝小仙「女」已有九分(差一分是太貧乳),那這位仙女姐姐就是超出滿分的十二分,喔,哥要是能跟這美女親熱一回,死而無憾!

  可惜,美麗的仙女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氣地說:「我夫君比你俊多了。」

  史戴西:「……」

  仙女繞過碎了一地玻璃心的人,走到張瀚倪面前仔細打量一番後,忍俊不住地失笑說:「你這小子怎麼還是一樣蠢?」

  「嗄?」張瀚倪呆愣地抬著滿臉鼻涕眼淚。

  這蠢樣連史戴西都看不下去了,趕緊湊過去,邊掉淚邊哽咽地小聲說:「哈尼醬,跟你說過多少次,在美女面前要機靈點,難怪你老是交不到女朋友。」

  「嗄?」張瀚倪依然呆愣地張著嘴,整個腦袋都還迴盪著亂七八糟的哭聲,其中尚有夢境的零碎片段及隱隱作響的悶雷,連帶雙眼也微微刺痛起來,讓他完全無法思考。

  仙女見狀,不禁啼笑皆非,只得玉手一揮,施法消去他們身上的星河水效果,解釋道:「這條河叫星河,又稱銀河,是天下淚水的歸處,集結了世間的愛恨情仇,所以既鹹又苦,除了月老和由銀河滋養的仙靈外,誰也不能亂碰,以免亂了心智,凡人碰了更容易神魂渙散,今日算你們倆命大,若不是我正好經過,非得魂飛魄散不可。」

  「嗄?」這下換史戴西聽不懂了,中文真難理解。

  張瀚倪卻是反應過來了。他拿掉眼鏡抹了抹再戴回去,終於看清楚仙女的外貌,猛然想起夢境裡曾一晃及逝的片段,就指著她說:「啊,你、你是……那個在河邊自言自語的什麼娘娘!」

  「是七星娘娘。」七星拍開那隻沒禮貌的手,沒好氣地咕噥著:「什麼自言自語?我是在跟我夫君談心。真是的,你連這個都記得,怎麼就忘了貝貝騙你跳銀河的教訓?」

  「……」

  原來自己以前曾跳過銀河?難怪剛才要喝水時會有不祥的預感……等等!貝貝騙他跳銀河?難不成那個賭局就是比賽誰能在銀河游得快嗎?

  剎那間,張瀚倪覺得自己似乎真相了什麼。

  史戴西從頭到尾都有聽沒有懂,只勉強捕捉到貝貝的名字,就想起那生死未卜的小「美女」,不禁憂心忡忡道:「不知貝貝現在怎麼樣了,希望她平安無事啊。」

  七星一臉納悶,「那個皮孩子整天活潑亂跳打不死的,會有什麼事?」

  史戴西立馬爭取表現機會,往七星面前擠去,「關於這事,我們找個地方……」

  張瀚倪翻了白眼,直接說:「他被魔族抓啦,不過我們老大,就是蔚仙,說已經派人去救援,應該不會有事。」

  「什麼?」七星臉色驟變,厲聲追問:「你剛說被誰抓?說清楚!」

  兩人被她突然的轉變嚇了一跳,就不敢隱瞞地交代前因後果。

  誰知,七星的神情越聽越凝重,眼神也越發地銳利,好似他們犯了什麼濤天大錯……好吧,不小心擅闖天界還把魔族帶進來綁架仙子,確實是蠻大的錯,嚶嚶嚶,他們會不會被五雷轟頂啊?

  好在七星此刻也沒心思料理他們,直接往空中射去一道煙火,尖銳的砲響炸開後,就拉著張瀚倪說:「走,帶我去貝貝被擄走的地方。」

  兩天兵不明所以,趕忙帶她回到事發地點,遠方亦有人聲漸近,竟是大批兵將殺氣騰騰地趕來,彷彿他們要對付的不是一個綁架仙子的魔族,而是入侵天界的萬千魔軍。

  之前喊破喉嚨都沒人來,怎麼現在就全湧過來?又不是週末掉寶率加倍要揪團打本!

  張瀚倪又驚又疑地問:「娘娘,這陣仗會不會太大了?」

  七星氣極反笑,「大?哪裡比得上某位大神的脾氣大?貝貝可是他的心頭寶,要是咱們不趕在他回來之前將貝貝救出來,估計半個天庭都要被他拆了!」

  一言不合就怒拆天庭?猴塞雷啊!

  兩天兵不禁敬佩又驚恐地問:「他是誰?」

  「泰清真君。」七星見他們倆一臉懵逼,便又冷聲補充:「又稱不敗殺神,不論神魔,與之一戰者,必死無疑。」

  喔諾!克里斯大哥有危險!

  兩天兵嚇得吃手手,立馬要跟蔚仙報告最新狀況。

  誰知,他們往通訊器喊了半天,只得來極為耳熟的宅宅語音答覆:「傻逼您好,現在我們正在飛行模式中,為免訊號干擾,通訊器將暫時關機,請傻逼耐心等候,祝好自為之,顆顆。」

  你才傻逼!你全家都傻逼!要死魔了還關什麼機啊?

  史戴西這下連泡仙女的心情都沒了。

  張瀚倪抓亂一頭鳥窩髮,急得團團轉,就不知踩著什麼忽然一滑,差點摔個狗吃屎。他納悶地往腳下看去,正是自己先前發現的異物,便連忙撿起來,「你們看!」

  史戴西認真地看了,接著一臉嫌棄,「哈尼醬,這時候就別娘娘腔玩花繩了。」

  張瀚倪炸毛,「誰跟你玩花繩?死變態你有點大腦好不好?」

  「一個男人拿著這種娘娘腔的東西才沒有大腦好嗎?」

  「又不是我的東西,這是撿來的!」

  「你們兩個閉嘴!」七星正忙著調度人手,被他們吵得心煩意亂,忍不住回頭斥喝一聲,卻在望見張瀚倪手中之物時,頓時轉怒為喜,「是貝貝的紅線!」

  *  *  *  *

  克里斯莫名奇妙地看著自己綁架的肉票。

  「賭你牽的線不會斷?」他木著不太愉悅的臉,口吻略帶鄙視,「拜託,我跟董小七的線就是你牽的,你覺得我會想跟你賭嗎?」

  貝貝想了想,「對喔,那……那個一直跟你講悄悄話的人,要不要賭看看?」

  克里斯挑了挑眉,「哪有什麼講悄悄話的人?」

  這下換貝貝一臉莫名地看著他,口吻略帶鄙視,「拜託,這位大叔,你剛才自言自語那麼多次,你覺得我會以為你只是人格分裂而已嗎?」

  「……」

  克里斯恨恨地磨著牙。死屁孩,這回又叫他大叔,不知剛才是誰說誰年紀小?

  安慈卻是笑了,「這孩子有意思,跟他說:『無珠之眼的主人接受了。』」

  克里斯撇了撇嘴,原話轉述過去,又問:「賭注呢?」

  「賭注呀。」貝貝撓了撓臉,一時也想不出來,「之後再說吧,不是輸的要做一件事,就是贏的可以拿一樣東西,反正都不可以傷害人。」

  「行。」

  一絲黑霧自克里斯的額間飄出來,纏在克里斯的小指上,讓他代為應了賭局。

  兩指相勾,以言靈而定的契就此立下,沒有限期,沒有指定對象,僅需在芸芸眾生中,毀掉這月宮小仙所牽的一段緣分,又有何難?安慈連月老親定的永世姻緣都能斬斷,對於這場賭局,自是勝券在握。

  克里斯不懂安慈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只想趕快離開這鬼地方。他一勾完契約,就不耐煩地收回手,卻在無意間瞥見貝貝的手腕繫著幾圈紅繩,像是一條極長的細蛇繞了幾圈後垂落尾巴。他沿著紅繩的尾端往下看去,就見那繩子落得極長,竟一路落在地上,並往外延伸,直至斗蓬外,又直至庭院外……

  他瞪著已超出視野範圍的紅繩,聽見由遠而近的吵雜聲,正是兩天兵的嚷嚷喊叫,便鐵青著臉轉回來,咬牙道:「你留了記號?」

  貝貝正在掏零食的動作一僵,呵呵乾笑,「我只是在履行一個肉票應有的求生義務,絕對沒有侵犯你身為綁架犯的逃跑權利,如果你不小心被抓了,也絕不是我的錯。」

  「閉嘴!」克里斯氣得正想掐死這小鬼,卻忽然被噴了一臉不知名的液體,熟悉的熱辣疼痛再次襲上眼球,外加一股莫名想哭的悲痛感,逼得他不得不閉上眼,含淚咆哮:「幹!你們誰都不准再用防狼噴霧!」

  「才不是防狼噴霧,是星河水,大叔你快逃吧。」貝貝一個矮身,躲過克里斯欲擒拿的手,就迅速鑽出隱身蓬,大喊:「我在這,救命啊!」

  史戴西遠遠聽到呼喚,立馬湧起一股熱血之情,打算來一場英雄救美,便掏出自己的大傢伙——真銀打造的聖十字架,激動回應:「貝貝不要怕,我來救你啦!」

  誰知,張瀚倪顧著拉引路的紅線,沒注意腳下台階,就一個不慎被絆倒跌在地上,害得正往前衝的史戴西隨之一絆,手中的十字架就不小心被遠遠地拋了出去,並以完美的弧度準確找到目標物。

  「啊嗚!」貝貝才要站起身,就聽「咚」的一聲,額頭一痛,腦袋一暈,身子隨之一軟,雙手也反射性亂抓一通,竟不巧扯下了斗蓬,讓正要換個地方躲的人徹底現身。

  「靠!拎盃總有一天要宰了你們兩個!」一眼認出十字架的克里斯再次咆哮。

  兩天兵:「……」

  這麼剛好絕對不是故意的啊!原本他們刻意製造噪音,就是想提醒克里斯趕緊放了貝貝逃命,誰知竟會弄巧成拙,這下仙兵仙將們非抓魔不可啦!

  兩人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視魔如仇的天界兵將卻是立場明確,立即高聲斥喝:「大膽魔物,竟敢擅闖天界劫持『月光仙子』,還不速速受死?」

  情勢十萬火急,但張瀚倪和克里斯仍不禁囧了一下。美少女戰士跑錯棚?

  事已至此,克里斯反而淡定了。他拋開已然無效的斗蓬,環視團團包圍的兵將,揚起囂張的邪笑,「為了抓我,居然叫這麼多人來喔?金價拍賽啦(真不好意思)。」

  說完,他快速低唸一句咒語,解除束縛力量的封魔藥效,剎那間,濃烈的魔氣滾滾散開,讓原本以為他只是一個無名小魔的眾兵將虎軀一震,如臨大敵。

  為首的將領大驚,「這高等魔族是如何上得天界?」

  兩天兵冷汗涔涔不敢回答。

  「拎盃愛上就能上,安怎?」氣歪一干神將的臉後,克里斯老神在在地活絡筋骨,邊低聲問安慈:「喂,就我跟你的分靈,夠打吧?」

  「呵。」安慈冷聲一笑,「不過是一群過於安逸度日的蟲子罷了。」

  於是,天界經歷了近兩千年來最大的一次打擊。

  上一回是一個初位仙班的精怪,因不滿工作性質,竟大鬧天界,跟一干武官神將打得天昏地暗,最後被罰壓五百年,才改邪歸正,皈依佛門,還大家一個太平日。但怎麼說都是自己人在自家亂,說出去也不太丟臉。

  而這一回,卻是一個不知從哪闖入的魔族,這臉可就丟大了!

  魔霧繚繞,矯捷的高大身影穿梭在刀光劍影中,赤手空拳地掀翻一人又一人,唯有幾位武將方能與之交戰,卻也只是勉強抗衡,且久戰之下,竟不見對方有絲毫疲憊,反倒是自己越戰越乏,彷彿那些不時流竄的黑霧在吸取他們的能量。

  「該死的魔物!本將與你勢不兩立!」

  「快放訊號增援!」

  一團混戰中,貝貝在大家的腳邊努力爬啊爬,總算沿著紅線爬出戰區,還不忘回頭大喊:「小心別砍到姻緣樹,不然會受阻咒,單身的沒老婆,有老婆的戴綠帽!」

  所有人,包括克里斯,渾身一震,立馬瞬移二十尺外,繼續廝殺。

  兩天兵過去扶起貝貝,就見他一手摀著紅腫的額頭,另一手拿著撿到的十字架,委屈地說:「討厭,是哪個笨蛋丟這麼大個暗器?痛死我了!」

  張瀚倪心虛地飄開目光,「我、我不知道。」

  史戴西臉皮夠厚,一把奪回十字架,大義凜然道:「不要怕,我幫你找出兇手!」

  貝貝擺了擺手,掏出一包M&M巧克力慰藉受驚的心靈。他抬頭隨意一望,發現七星正躲在迴廊上觀戰,不禁詫異一愣,「咦?七星姊姊也來了?」

  兩人怕他再追究暗器的事,就順著話題下去,七嘴八舌地解釋:「是啊是啊,就是她救了我們,還幫忙找人……」

  另一廂,克里斯用搶來的長槍刺穿一個人,又踹翻另一個人後,也漸感不耐了。雖然在安慈的分靈援助下,他一直處於上風,但這些人來了一批又一批,始終是個麻煩。

  他奮力將長槍往下一擊,大喝一聲,激發出一波勁烈的煞氣,暫時震退人群後,低聲問安慈:「喂!要打到什麼時候?」

  「傳送陣已經啟動了。」

  聞言,克里斯鬆了口氣,正要拔腿撤退時,就被安慈的下一句震住。

  「我來困住他們,你快帶貝貝走。」

  「什麼?」

  「別讓我再重複一次,把他帶回來。」

  克里斯不敢相信地低吼:「都這情況了你還想抓人?」

  「我就是要他!」

  「你……」話語未完,就見黑霧突然加遽,化作無數條黑蛇纏住眾兵將的脖子,克里斯氣得飆了一串髒話後,就扔開長槍,騰空飛起,直直衝往目標。

  「咦咿?」貝貝正與人談話,根本沒注意背後,一下就被人攔腰拎起。

  張瀚倪也沒料到這個轉折,徹底呆住了。好在史戴西美色當前潛能無限,竟反應迅速地縱身飛撲,及時抱住正要飛逃的人,害克里斯差點重心不穩用臉著地,也讓被鎖鍊拖過去的搭檔一個踉蹌,跌個狗吃屎。

  「老兄!你怎麼一下要抓哈尼醬一下又要抓貝貝?這樣不行啊!」史戴西一心想救小仙「女」,又想勸克里斯回頭,一顆腦袋轉不過來的情況下,竟沒頭沒腦地亂喊:「我知道貝貝是小美人,你一定也很喜歡她,但你做魔不可以這麼花心!」

  「什麼?」貝貝大驚,「大叔,你我都有家室,千萬不能愛上我,我不玩四P的!」

  馬的智障!

  克里斯簡直要氣炸了,「放開!」

  「不放!我要保護貝貝,絕不讓你傷害她!」史戴西撕心裂肺地表真情。

  「那你就去死吧!」克里斯伸出利爪,卻見紅影一閃,數根紅線宛如靈蛇緊緊纏住他的手,接著腹部被狠狠撞了下,他還沒發出一聲,就見挾在懷裡的貝貝皺起小臉。

  「嗚,你幹嘛把腹肌練得這麼硬?手肘都麻了。」

  「……」

  張瀚倪兩眼昏花地爬起來,扶正眼鏡,見貝貝利用紅線牽制克里斯的行動,又見克里斯準備再動手,便不作二想,連忙也用手中還未交還的紅線綁住對方。

  於是,克里斯想盡辦法要幹掉拖油瓶,貝貝也想盡辦法用花式拉繩救人與自救,史戴西則想盡辦法邊躲勸魔放下屠刀,三人忙得團團轉,張瀚倪也繞著他們轉來轉去,直到四人都動彈不得時,才猛然驚覺——杯具了!

  「不對啊,怎麼都打結了?」貝貝震愕地抬頭一看,差點暈厥,「笨阿尼!紅線只能我來用,誰叫你亂綁我們的?這下我們的姻緣要全亂了啦!」

  「咦?我只是……」張瀚倪無措地左右打量,發現自己竟也被困在打結的繩網中,頓時臉色一白,「怎麼回事?」

  「哈……唔……嗯……」這是整張臉被五花大綁的史戴西。

  「你們……」克里斯已氣到深處心肝裂,連講話都有抖音,「快給我解開。」

  貝貝焦急地噴出淚光,「好好好,你們都不要動,我解,我來解,咒語是……」

  三人瞪大眼靜靜注視著他,半晌後,一聲嘹亮的哭聲劃破天際。

  「哇啊——我太緊張想不起來啦!」

  罪魁禍首的張瀚倪一聽也急了,不禁跟著嚎起嗓子:「完蛋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祖師爺救命啊!弟子不想當基佬!」

  「唔嗯嗯唔唔嗯……」史戴西聽不出是興奮還是驚慌,總之他也激動了。

  「嗚嗚嗚,我不要六P!」

  「不要啊!不可以啊!」

  「嗯嗯嗯唔……」

  一場混戰,變成一場混哭,安慈默默勒緊眾兵將的脖子,眾兵將默默翻起白眼口吐白沫,七星默默靠著柱子聯繫月老,唯有克里斯被哭聲轟得神經斷裂,忍不住大爆炸。

  「通通都閉嘴!」

  「嗚啊——」

  今天絕不是拎盃的日子!

  克里斯絕望又無力,只能恨恨地對安慈說:「你就非抓他不可吧。」

  安慈沈默了會,冷笑說:「既然如此,那就都一起帶走!」

  ☆ ☆ ☆   ☆ ☆ ☆   ☆ ☆ ☆

  後記:

  兩天兵+不靠譜的小月仙=克叔大崩潰AwwwwA

  【下篇預告】《日帝殘魂》: 字數約四千多字,預計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1.11.2019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