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9月22日18:05支付宝有一笔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86. 番外黑育組:完美結局(上)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7-12 07:48      字数:8208
  新地府熱火朝天地忙了三個多月,人界總算漸漸恢復秩序,妖魔鬼怪都消停了,魔界也在新的七魔君組成後開始休養生息,至此,靈能界大局已定,偵察部便放所有人一回大假。

  張家兄弟和史戴西立刻回家探親,諾蘭也一如既往地神隱起來,不讓任何人找到他,其餘已無家人的偵察員,諸如席利亞,不是找個清靜處做起快樂的廢宅,就是組團去旅行。

  董司常自然也抽出時間,和克里斯回一趟台灣,回到他們曾一起生活了幾十年的屋子。

  當年,他們為了把戲演得逼真,並沒有帶走多少家當,好製造匆匆逃離的假象,內心裡卻也希望,總有一天,所有人都能再回來這個家,畢竟這裡留有許多獨屬於他們的回憶。

  一別五年,屋子理應佈滿了塵埃蛛網,誰知他們一從地下室的門踏出龍鬼,站在客廳裡,竟發現家裡不僅一塵不染,還飄散著洗滌後的淡雅清香,明顯有人在這生活,但所有物件不論大小也都保持當年的模樣,彷彿他們只是出門吃個飯,很快就回來一樣。

  克里斯瞧了眼當初隨手碾熄的菸蒂,訝異問:「你派人打掃過?」

  董司常搖搖頭,神情也萬分困惑。

  自從第六分隊「解散」後,這屋子就再沒轉給其他分隊接手,他也利用監審官的身份,以查案為由,要求保留現場,舊地府雖想架空蔚仙權力,卻也沒對此決定有所干涉,所以這裡一直處於封閉狀態,直到今天才終於又回到他們手上。

  心很大的罷課司機大搖大擺地往沙發一坐,就拿起擺在茶几上的蘋果,放進嘴裡咬了一大口嚼啊嚼,「臥槽,這蘋果放了這麼多年,怎麼還這麼脆?是哪來的假貨?」

  「……」

  放了五年的水果還敢拿來吃……等等!當時桌上有蘋果嗎?

  兩人互視一眼,都在彼此眼裡看到一份猜想。

  這地方除了他們三人外,還有誰會惦記著?

  克里斯低著頭到處巡視一番,就在玄關處發現一雙休閒鞋,那鞋一正一反地散在地上,像是被主人隨腳亂脫一般,極度符合他印象中某個死囝仔大喇喇的壞習慣。

  董司常也看到了,頓時便想起那封突如其來的祝賀簡訊,那是小育在消失後第一次主動聯繫他們,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卻如一根定心針,讓他們明白自己牽掛的人還存在這世上,只是又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是不是……」董司常欲言又止,既想立刻確定答案,又怕是一場空。

  克里斯搖搖頭,握住董司常的手,心中是同樣的忐忑。不同於至少還見過最後一面的其他人, 他除了在淨世天力當下曾感受到葉育來過外,就不曾真正見上一眼,對他來說,葉育就像薛定鄂的貓,在沒親眼看到前,是生是死皆由心想,一旦看了,便成定局。

  忽然,空氣有微不可查的細小波動。

  克里斯臉色一變,耳朵微微抽動了下,天目族過人的聽力讓他察覺到一絲異樣。

  「樓上。」他無聲說著,眼裡迸射出期待又興奮的光芒。

  董司常頓時心中一陣狂喜,立刻拉著克里斯衝上二樓,不由分說就打開葉育的房門,卻沒看到人。他愣了愣,還來不及失落,就被克里斯拉到另一扇門面前。

  「聲音從這傳來。」克里斯在意念中說道。

  董司常吞了下口水,與克里斯互是一眼後,一起懷著緊張的心情,伸手推開了門。

  晨光從門縫漸漸透出,伴隨一股熟悉的純淨靈氣,一如許久前的每一天,那瞬間,他們都感覺鼻頭一酸,彷彿回到了葉育還是葉育的那段過往,沒有痛失所愛的詛咒,沒有生死不明的分離,也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心魔毒。

  門開了,映入眼簾的,是在床上閉目沈睡的男人,與床邊揚著笑靨的漂亮青年。

  「小……」董司常激動得正要出聲,就見葉育比了個噓後,又指了指外面,這才緊急摀住嘴,瘋狂地在腦海裡拼命尖叫,而那份心情也藉由靈契傳達給克里斯。

  這是董小七的內心。

  「啊——小育回來了!小黑也回來了!他們都還在啊啊啊——」

  這是克里斯的內心。

  「……」

  他感覺自己被魔音穿腦了。

  為了不吵到黑晊世,他們轉移陣地回到客廳後,董司常才總算恢復正常,拉著葉育追問那天的事,「他們都說小黑會魂飛魄散,還說你不會再是你?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是這樣沒錯啦。」葉育說到這就生氣,嘴角也垮了下來,「我自己都被他們騙了,還好我及時掙脫出來,不然執事就真的要消失了,而我也只會變成一個容器。」

  「什麼?」

  克里斯頓時就怒上心頭,拍桌大罵:「操!你那狗屁族人是在搞什麼鬼?耍人嗎?」

  「唉呀,克叔你冷靜點。」葉育揮揮手,丟了道安撫情緒的淨靈術過去,邊口無遮攔地嘴賤道:「魔紋都要跑出來了,小心董事長嫌你毀容,要當落跑新郎。」

  已窩在角落摸遊戲機的罷課司機多加一把火,「科科,那老董一定會很高興。」

  董司常有些無語,「小育,以你的不專業預知能力,讓我對你剛說的話很緊張。」

  「啊!」葉育後知後覺地低呼一聲,一臉糟糕了。

  「……」

  克里斯瞪去一眼,下意識就想往死囝仔的頭殼揮去一掌,但總算是又忍住了。他罵咧咧地說:「就叫你別亂浪費念力,拎盃控制得住。說,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就是考驗囉。」葉育嘆了口氣,「以守護者的魂魄為代價,喚醒的不是我真正的力量,而是神族留在這世間的意念,我不過是一個媒介而已,只有連我也通過考驗,才能完全覺醒,用我自己的神力來淨世。」

  董司常不解問:「為何你也要接受考驗?」

  葉育無奈地指著自己,「因為我也是半個人類呀,人類天性裡該有的劣根性,我也全都有,否則就不會在失憶後變成那樣了。」

  一提到失憶,他們就想起那個在咒殺解除後就必須消失的尤爾,不禁陷入了沈默。半晌,董司常才問:「小黑怎麼了?我看他的靈光……不太對?」

  說到最後,董司常的聲音就弱了下來,一顆心也被吊了起來,因為葉育的反應很不妙。

  只見葉育垮下肩膀,愁眉苦臉地往董司常肩上一倒,一雙碧眼也可憐兮兮地看了眼克里斯,一如往日遇到疑難雜症就向兩人訴苦的親密,但又像顧慮到什麼般遲疑了會,才說:「執事的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正在做非常重要的夢,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醒來。」

  「要多久?」克里斯問道。

  「不知道。」葉育苦笑,「可能幾天、幾個月或幾年,但也可能……永遠都不醒來。」

  身體沒事,卻傷到連神族都不知何時甦醒的程度?

  董司常心裡一沉,大略猜到是怎麼回事,「他在做什麼夢?」

  「很漫長的夢。」葉育低下頭,躺在胸前的血玉項鍊異常黯淡,「一個沒有我的夢。」

  *  *  *  *

  男人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一條看不到盡頭的走廊上,走廊兩側有許多扇門,每道門都各標著一個數字,而他穿著一套素白的睡衣,打著赤腳,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

  就在他打算推開最近的一扇門看看時,一道聲音便響起了。那聲音像是有人在用變聲器說話一樣,帶著些許被電流扭曲的怪異音色,讓人聽不出性別。

  「哈囉!宿主你好,歡迎來到時空管理局,恭喜你被選中成為我們快穿任務的……咦?你要做什麼?別、別、別……唉呀!放開我!救命啊!」

  男人憑著直覺伸手一抓, 就抓住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光團。小光團的溫度不高,暖暖的,觸感也像毛茸茸的小動物,他凝眉觀察手中不斷掙扎的光團,問:「你是誰?」

  光團沒料到自己會被抓個正著,就抖了抖小身子,吶吶地回答:「我叫系統。」

  「……」

  男人就靜靜地看著它。

  系統忍不住一羞,嗲聲說:「討厭,別這麼癡癡地看著我嘛,我們人統殊途,勉強在一起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何況我們時空管理局嚴禁辦公室戀情,你想不開要做傻事不打緊,但千萬不要害我被扣年終獎金。」

  男人無奈地放開對方,「你們把我帶來這裡做什麼?」

  從方才他就一直試著要釐清狀況,卻發覺腦海竟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記憶,連自己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有一瞬間,他是恐慌的,這種不知何去何歸的感受,讓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直到這個自稱系統的光團出現,這份恐慌才總算消失。

  「當然是發派任務給你啊。」系統歡快地在他身邊飛繞,「看到這些門了嗎?這些門的後面都是一個平行世界,你要自己挑扇門進去,重新活過一世,尋找最完美的結局。」

  「最完美的結局?」他不解問道。

  系統上下晃了晃,像是在點頭,「每扇門的世界背景都一樣,但不同的選擇會造就不同的路線,走向不同的結局,你將為你自己創造出一個最滿意也最美好的命運。」

  男人皺了下眉,「那我原本的命運呢?為何我想不起來自己的事?」

  「這個嘛……」系統又在他身邊轉了一圈,像是在做掃描分析,直到發出一聲「滴」後,才慢悠悠地回答:「這就要問你自己了。」

  「問我自己?」

  「是啊,檢查看來,你的身體沒毛病,那就應該是精神病了。」

  「……」

  「要不就是中二病。」

  「……」

  「唉呀,反正你的命運就在這些門後面,說不定任務做著做著,就能想起來啦。」系統飛到他身後推了推,出乎意外地,小光團的力氣不小,竟真的將他往前推了一步。

  男人想了想,在這裡乾耗確實也沒用,不如就去這些所謂的平行世界看看吧。

  於是,他推開最初看中的那一扇門,開始了他的快穿之旅。

  第一個世界,他一進去就發現自己在一艘大船上,身體也縮小了,約末是六、七歲孩童的模樣,穿著也跟原先的風格大不相同,似乎是幾百年前的漢服。

  他看了看周遭人的穿著,腦海瞬間滑過一個年號——明弘治四年。

  「小世。」

  直覺這呼喚是在叫自己,他聞聲望去,就見一個美麗的女子朝他走來,一份油然而生的親密感,讓他明白對方是他的母親,脫口就喊:「母親。」

  他喊完就愣了一下,因為這一聲喊的並非是漢語,而是日本語。

  被喚作母親的美麗少婦輕輕點了下他的鼻子,以帶有口音的生硬漢語笑道:「以後我們就要跟你爹在中原生活了,小世也要開始改口說漢語囉。」

  他點了點頭,依稀有些模糊的記憶閃過腦海,卻隱隱覺得哪裡不同,好似有什麼重疊了,又有什麼走岔了。也許就像系統說的,不同的選擇會走向不同的結局,就不知道這扇門會帶領他走向什麼樣的命運。

  時間流逝,他隨著自己在這世界的發展,想起了部分的記憶,比如:他的母親是日本一位世族大家的閨女,父親是中原商人,他的漢名叫黑晊世。

  在這個世界裡,黑晊世走得還算平順,雖然父親在他十多歲時就發生海難去世,他陪著母親在父親墓前落了好幾個時辰的淚,忽然覺得有什麼終於釋放了,彷彿這份喪父的悲傷,已經壓了他好幾個世紀,才得以宣洩。

  後來,母親扛起了重擔,排除萬難地操持黑家生計,而後他長大了,便將家族生意越做越大,期間,他曾陪母親坐船回娘家探親,這才想起來,母親的娘家似乎是日本一個極富盛名的法師世家,幹的都是些不尋常的事。

  但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那些牛鬼蛇神,皆與他無關。

  儘管如此,當他帶著母親離開土御門家的大門時,仍忍不住回首多看了一眼,心中有種感覺,自己又漏掉了什麼。

  早年一帆風順,中年平步青雲,到了晚年更是享盡榮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始終沒能看上哪家姑娘,當親友都開枝散葉、兒孫滿堂時,他依舊孤身一人,最後還是收養了幾個孤孩,才算是後繼有人。

  完成了第一個世界,男人回到那滿是門的走廊,就聽系統問:「你滿意這個結局嗎?」

  他蹙眉想了想,除了早年喪父和無妻兒相伴外,這人生過得可說是相當滋潤,卻不知為何,心中依舊空蕩蕩的,便搖了搖頭。

  系統便推著他說:「那就趕快再找扇門進去,說不定下一個世界,你能娶一個美貌公主,當個駙馬快活快活也不一定。」

  系統一語成讖。

  第二個世界與第一個世界大致相同,只是當中出了點時間上的差錯,讓他在陪母親回娘家時,被一位公主多看了一眼,就被扯入一段聯姻風波,貴族世家間的陰謀也鋪天蓋地而來,讓他屢遭危難,最後,准駙馬是當成了,卻在成親當天死於一場大火。

  而他,也在這個世界的命運裡,想起了土御門這個大家族的水非常深。

  「唉呀!這個結局真是太不美好了。」自知烏鴉嘴的系統不敢再多說了,連忙催著他去下一個世界。

  第三個世界,他決定不回日本了,好好地待在中原,也勸父親別再出海。皇天不負苦心人,父親聽了勸,果真避過死難,不僅與母親恩愛到老,還給他添了一個弟弟。於是,他家族生意也不接了,跑去參加科舉,打算作一個清廉愛民的好官。

  志向挺遠大,仕途也頗為順利,但就是因為做得太好了,中年時,被小人害死。

  「……」

  系統顫了顫身子,頗有蒼蠅搓手之姿,「知道你是怎麼突然暴斃的嗎?」

  男人臉黑黑,「被降蠱。」

  系統長嘆一聲,「虧你身上流著大陰陽師的血,結果被一個最陽春的詛咒害死。」

  「……」

  於是,下一個世界,他決定多學個一計之長, 但土御門家的法術不傳外姓,他只好想辦法結識些民間修士,打算自學。這一學就不得了,竟開啟了他在靈能上的天分。

  他看著這些隨便一個修士都能拿出手的入門法典,連封面都沒翻開,腦海就出現了完整的內容,再翻開一看,竟還能揪出其中幾處錯誤的註解。更驚人的是,他執起筆,沾了些硃砂墨,就能信手畫下一道比書上還流利完美的符。

  這時,他終於意識到,自己也許不是普通人。

  之後,他開始嘗試各種修行的道路。終於,在經歷過許多次的世界後,他成為靈能界的一代宗師,創建的門派極富盛名,弟子眾多且優秀,甚有地府官差找上他,欲加以招攬,讓他隱約有種既視感。

  最終,他還是沒接受地府的好意,憑著自己的天賦修煉,超脫了凡人的壽元,在一次與同道聯手剿殺邪魔的戰役中,慷慨赴義,享年三百多歲,受後人敬仰。

  「名望、財富、功德全都有了,這結局很完美了吧?」系統樂觀道。

  「算是吧。」男人看起來有些悶悶不樂。

  系統問:「你不喜歡?」

  「總覺得漏了什麼。」他苦笑地搖了搖頭,「我是否太不知足?」

  系統沈吟了會,反問他:「有所求才知不足,你在求什麼?」

  這問題還真不好答。他想了許久,發現自己經歷過這麼多世界,竟始終是孤身一人,雖然他並非不曾試著尋段姻緣,也曾有相互欣賞的對象,然而,心中始終空蕩。

  「看來,你需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系統一副準備拉媒的口吻。

  男人哭笑不得,卻也想起某位弟子便是在接受地府的任務中結識了日後的道侶。他心想,自己算是遊遍了中原,也見識過西域了,唯有母親的故國雖曾踏足,卻從未好好體驗,如今自己有能力了,無須再懼怕凡人勾心鬥角的伎倆,不妨試上一試。

  於是,他開始在之後的世界裡,設法避開會遇上那公主的時間點,陪母親回日本探親。

  然而,那公主彷彿是跟他槓上一般,總會與他扯上點關係而惹來一身腥,直到他索性以十歲的幼年之姿回去,才總算免除聯姻的鬥爭,並順手解決一樁連土御門家都處理不了的異象,而那異象的起源,竟是一朵名為貴人的黑蝶。

  貴人,乃是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十二式神之一。

  從此,他的「天賦」便在日本權貴間傳開,土御門與有榮焉地表示,願破例將他收入本家予以栽培。這一刻,他忽然有種感覺,自己似乎與什麼接軌上了

  在正式成為弟子的那晚,土御門來了幾個帶著幽冥氣息的貴客。

  貴客們看了看他,低聲討論幾句後,就搖頭離開。他的外公雖一臉失望,卻仍對他有相當高的期望,試圖將他掌握在手中。他看得出來,土御門的氣數正在衰退,若不出所料,三、四百年就是極限了,才會寄望於他這個極具天賦的外姓子孫。

  某日,冬雪未化,有人悄然無聲地出現在他的院子裡,那是個白淨清秀的少年,自稱是他祖上的故人,模樣看來十分普通,毫無傷害性,但他就是無端地感覺到,對方過於漆黑的眼眸藏有不可預知的力量。

  「聽說你收了晴明的式神。」面對只有十歲的小孩兒,少年的神情十分溫和親切,「自他之後,就再無人能喚醒他留下的式神了,你是第一個。」

  他明白自己只是撿了「穿越」的便宜,並沒有外表的資歷尚淺,便謙讓道:「只是巧合。」

  少年笑道:「氣運也是一種天賦」

  望著少年的笑容,他心中一跳,直覺自己曾在哪見過對方,腦海閃過模糊的畫面,依稀與眼前的人重疊,卻聽不清畫面中的少年說了什麼,隨之而起的,還有莫名的不安。

  興許是他起了戒心,少年在一番注視後,悵然地搖頭一笑,「可惜,也是個俗人。」

  語畢,少年便退入陰影處,消失無蹤,周遭的結界也被撤去,恢復了人聲。此後,少年再沒有出現過,但他莫名有個預感,自己終有一天會再見到對方。

  土御門終於漸顯醜態,他在短短幾年內又收了幾個式神,同輩的手足開始對他各有眼色,當地府再次找上門表示想招攬他時,親戚們再也遮掩不住內心的妒意,外公也起了利用他與地府攀關係的心思。

  當發現有人在膳食裡下了藥咒時,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待在土御門了。

  貴人提議:「外面的世界更廣,何必與這些目光短淺之人糾纏?我記得,晴明還有一些式神流散在外,不如去將他們都找回來吧。」

  他心想也好,這本就是他選擇日本這條路線的初衷,便施法掩去蹤跡,離開土御門。

  當他踏出去的那一刻,他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零碎的記憶浮上心頭,有母親為他心碎的哭泣,也有母親為救他而犧牲的痛。他心想,幸好他老早就將母親勸回了中原,儘管書信中不乏思子的愁,但總歸有父親照顧,也無須親眼目睹土御門的腐敗。

  貴人的化身是來自那位小公主的姊姊,對方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曾收留尚未覺醒的貴人並悉心照顧,可惜,她未到豆蔻就死於家族鬥爭,因此貴人被收服後,就以恩人的面貌化形,模樣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兩人便扮作兄妹四處遊歷。

  式神的流散之廣,出乎他們預料,當他幾乎踏遍全日本,在一個偏遠的海島上收服第七個式神騰蛇後,就聽對方說,沈睡前曾聽其他式神說想去中原逛逛。此時,他已年滿二十,該是時候回家了,畢竟中原才是他的故土。

  時光荏苒,他回到中原的第五年,終於將十二式神全數收畢,也又一次幹出一番耀眼的成就,成為人人讚不絕口的天師,不少權貴皆奉他為半仙。

  某夜,一位客人拜訪黑府,時值父母又添一幼子的滿周歲。

  對方長得其貌不揚,一身仙氣卻又夾雜著濃濃的幽冥氣息,讓他直覺來人絕非外表所顯現的平凡模樣。果然,對方一開口,就不忌諱地坦明身份。

  「在下姓董名司常,乃七殿閻王世子,為出入陽間辦事,才遮掩容貌,還請道友見諒。」

  這身份一出,就嚇了他一跳,並非是他懼於這閻王之子的身份,而是心底被勾起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覺,就像他成為土御門弟子時,那種與命運接軌的警示。

  「敢問大人為何事而來?」他壓住呼之欲出的預感,總覺得這一個世界定會有他在追尋的答案——自己究竟是誰?

  這位閻王世子似乎是個爽朗人,沒有七七八八的禮數,也不作勢擺架,開門見山就說:「聽說道友屢次拒絕地府的招攬,在下此次前來陽間尋人,聽說你正好在這,便想親自見上一面,懇請道友給在下一個機會,一同除惡衛道,維護天下蒼生的安寧。」

  與過往那些地府官差不同,沒有滿嘴為地府辦事會有多少好處或對修行有多少助益的承諾,只有一句為蒼生安寧,七世子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打動了他。

  為何修道?

  他曾思考過無數回,除了最初想多個一技之長防小人外,也是感悟到天下之大,竟有諸多凡人無法承受的災難,而他曾受的蠱禍,僅是眾多邪術中最低等的詛咒之一,在他之外,究竟有多少人暗中以邪術橫行,有多少人受其害而不知,又有多少江湖騙子趁隙牟取暴利?

  當他在修道這條路上走得越遠,就越是感受上天降予在他肩上的重任。

  但真要踏上地府這艘大船嗎?

  不知為何,他總是對地府有一份隱隱的排斥感,但這位七世子很不一樣。

  他說:「請給一個非在下不可的理由。」

  董司常只回了四個字:「求才若渴。」

  此後的五百多年,他便跟著這位七世子,參與了大大小小的靈能案件,與同僚聯手斬除無數為禍人間的妖魔,也不再侷限於中原這塊土地,從中原到西洋,又從西洋到南洋,又從南洋回到東亞,歷經數次的朝代更迭。他曾當過英國女王的貴客,曾替日本皇室指點陰陽,也曾為明朝與滿清的天子降福軀邪。

  他走過一波又一波的戰爭,見證了工業大革命與科學的崛起,見證了中華的分裂與內禍,同時也見證了信仰的消退,及靈能界因應人間發展而逐步退居幕後的隱於人世。

  在成為地府探員後,他也才知道七世子的真面目竟是個十分蒼白的小少年,過長的瀏海將雙眼遮住,顯得陰鬱異常,但性格卻與外在形象截然相反,甚至偶有淘氣之舉。

  一切都與他原本的命運軌跡相符,使他的記憶越漸趨於完整,即便還有些許缺失,就好比他六、七歲之前的事始終是一片空白,還有那些他感覺有重疊卻也有部分遺漏的地方,比如:七世子曾提及來陽間尋找的人。

  一次,他忍不住提出這問題,董司常卻反問他一句話,話中有三個字令他深深一震。

  「你可曾聽說過『守護者』?」

  他怔然望著董司常,只覺腦袋有什麼在翻騰,卻又被什麼力量死死壓著。

  董司常長嘆一聲,「我們地府找他找了快八百年,始終等不到他降世。」

  他嚥了下乾涸的喉嚨,問:「守護者是指什麼?守護誰?」

  董司常說:「守護這世界免於滅亡。」

  「世界會亡?」

  「對,上古便有預示,天地三界將亡,唯守護者方能救世。」

  這段話讓他深深思量許久,直覺這或許是解開他遺失記憶的關鍵。

  ☆ ☆ ☆   ☆ ☆ ☆   ☆ ☆ ☆   ☆ ☆ ☆

  後記:

  不專業預知=神級烏鴉嘴WWWW(X

  經歷第三部五十萬字的磨難,最初的一家人終於團圓囉XDDD

  至於小黑到底是腫麼回事,很快就會解釋啦~

  下一篇保證突然甜AwA(#

  出場人物:黑晊世、葉育、董司常、克里斯……所有原班人馬。

  【下篇預告】《番外黑育組:完美結局(下)》: 字數約八千字,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7.12.2019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