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10月17日 14:21 用户充值未留ID,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用微信充值的用户请注意,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也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微信充值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2.“病”
作者:魅姬      更新:2018-11-11 23:57      字数:2495
  恍然梦醒,只听到耳边下人惊喜的呼唤:“快来人,通知相爷夫人,二公子醒了!”

  不太适应的眨了眨眼,霍己病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躺在床上,他回到家的时候分明是白天,如今天色似乎已经晚了许多。

  “阿良,”霍己病轻声唤到,“用膳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你怎么没喊醒我?”

  书童阿良看到霍己病醒来差点没给他跪下:“我的小祖宗,您还惦记着吃饭呐,您可知您从外面一回来就发烧了?连续三天三夜,相爷夫人都要急死了!”

  霍己病还真不知道自己发了烧还烧了那么久,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太累了,回来睡了一觉……

  抱怨的话还没说完,门外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阿良非常快速的站到一边,低眉顺眼的服侍霍己病喝水。

  “白白你终于醒了,担心死哥哥了!”风风火火的身影瞬间从门外窜进来,阿良手中的碗被人用力打翻,而后自己也被推出很远。

  “兄长……我,我没事……”霍己病歉意的看了眼被兄长推开的阿良,随即仰着脖子想要求救。

  “霍己舒,放开己病!”右相大人的嗓门永远那么嘹亮,霍己病的兄长——霍己舒,委屈的抱着自家的亲弟,不想理大嗓门。

  霍己病大病初愈,脸上还有些许苍白,又不忍心看到疼爱自己的兄长和父亲吵架,小声开口道:“父亲,我……”

  “你好好歇着,”对着霍己舒还凶神恶煞的右相霍子淳在面对小儿子的时候却意外的温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容华,听阿良说你那天去集市了?可有遇见什么不好的东西?”站在霍子淳身后的正是相府的当家主母,同时也是霍己舒和霍己病的生母安氏,要说一家人都把霍己病当宝贝哄着自然不是没有理由的,当年安氏怀着霍己病的时候,安氏同母异父的妹妹焦皇后恰好与她一同有孕,后宫多心计,为了能让妹妹平安的生下小皇子她便假借姐妹情深的理由入了宫,千防万防却还是没防住小人,妹妹的确安然生下了小皇子,她却在临盆时被小人算了一计,差点难产。大小虽然最后都有惊无险,但她却是再也不能生育了,而霍己病许是受了些惊吓,自出生后身体便不是太好,虽说在他们的照顾下自出生起就没生过什么病,却再不能如寻常小孩一般嬉笑打闹。

  “回母亲,儿子并未遇见什么不好的东西,”霍己病乖巧的低着头,却见霍己舒正对着自己做鬼脸,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模样瞬间被逗笑。

  “我就说我们家白白怎么可能遇到什么腌臜的东西,白白身上可有我千辛万苦从好几个寺庙里求来的符,不可能那么容易撞邪的!”霍己舒仰着头,英气逼人的俊脸上满是自得。

  看上去傻得很。

  既然小儿子没事,霍子淳与安氏也便放心了,霍己病鲜少回家,一回家还发现自己的宝贝弟弟竟然生病了,于是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当晚就死皮赖脸的睡在了弟弟房里。

  霍己病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只是头仍旧有些混沌,加上一直与兄长聊天,也便跟着甜甜的睡了过去。

  被遗忘在床角盒子里的墨发着极为暗淡的光芒,表面精美的纹路似是有生命般缓缓流动,间或闪过点点火光。

  霍己舒第二天便因为军中急催离开了,虽然父亲官至丞相,文笔斐然,但霍己舒似乎只遗传到了霍子淳的脸,其他的优点一概没有,倒是遗传了一些母亲安氏的武学天赋,自幼喜爱习武,十四岁时更是瞒着霍子淳去参了军,气得霍子淳胡子掉了一大把,说到这也不得不说他运气好,一进军营就抓了某个敌军军师,不过三年便混到了准将之位,如今边关战事未停,在家逗留三日已经是极限了。

  一下子又回到一个人,霍己病适应良好的为自己找了本书,而后打算继续习字,他是左撇子,左手可以写得一手好字,而右手纵使练了好几年还是写得歪歪扭扭,难看的很。

  而后霍己病终于想起来自己似乎从一个小贩手上得了一块上好的墨,于是欢喜的又从书房回到寝室将那块墨从盒子里取了出来。

  “咦?”霍己病疑惑的取出墨,他自然记得自己从小贩那儿拿到这块墨的时候,这块墨上是有轻微擦痕的,可如今再看,竟然一点儿瑕疵也没有。

  “奇怪……”疑惑的拿着墨,但没有丝毫污损的墨显然更对霍己病的胃口,于是他宝贝的捧着墨想要找个更好的盒子存放起来。

  唔,金色的,太俗了,黑色的,太奇怪了,白色……霍己病突然眼里一亮,书架最上方有一个紫金色的镂空盒子,他记得那里面原本装的应该是当初皇帝赏赐给父亲的什么草药,后来母亲生病,父亲便将那药给用了,只剩下一个看上去非常好,实际上中看不中用盒子。那盒子装其他的或许不行,装一块墨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十岁的身高并不能拿到书架最上面一层的东西,于是霍己病找来了椅子,想要站在椅子上拿盒子。

  “你在……找什么?”虚弱嘶哑的男声不知从哪儿传来,霍己病被吓了一跳,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啊!”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落入了一个冰凉的怀抱,霍己病害怕的睁开眼,却只看到了……好吧,他什么都没看到,他只发现自己似乎悬空了。

  “鬼……鬼吗?”霍己病不怕鬼,但任谁被一团空气接住都会心生恐惧。刚才是鬼在说话么?

  霍己病的话还在颤抖,人已经被无形放了下来,依旧是那个虚弱嘶哑的男声:“……不是,我不是鬼。”

  “那你是什么?你刚刚用内力救的我么?你出来啊,”到底还是个孩子,少年霍己病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害怕的抱着双臂,戒备的看着四周。

  然而空寂的房间里依旧只有他一人。

  “你在哪里?你出来啊!我……我害怕……”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抖。然而依旧没有回音。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霍己病以为不会有人再说话的时候沙哑的声音又想起来了:“我……似乎被困住了,我在你的脚下脚下。”

  脚下?

  霍己病下意识的移开脚步,脚下只有那块通体乌黑的墨。

  “你……你在,墨里?”霍己病无声的咽着口水,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墨捡起,“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墨里?”

  然而这一次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刚刚出来那一会儿已经耗尽了楚郊的所有精力,霍己病的话还没问完,他已经昏睡过去。

  霍己病抓着墨又说了好些话,才意识到这块墨里藏着的人可能是不愿意理他或者睡着了,只得悻悻的抓着墨又躺回床上。他一直是无神论者,然而在这一刻,他却是突然信了神。也许……是因为那个梦吧,墨里住着的那个人的声音虽然沙哑,但他还是觉得那声音和梦里面的那个人声音很像。

  如果这块墨里的人是他就好了……霍己病宝贝的将墨装进那紫金色的盒子里,他记得父亲说过,这个盒子用的材料非常稀缺,把东西放在里面可以保证里面的东西几百年不会坏掉,用来存放一块墨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想着,人便抱着盒子睡着了。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