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六章,少根筋的后果
作者:素茶      更新:2018-12-05 22:20      字数:3366
  陈俞世昨天给柳树介绍了一个小角色,听说片酬不少,能上镜的机会也多,柳树开始听着钱多还挺高兴,当听到上镜就不乐意了。

  这天在美食府上班正愁着该不该去拍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前台叫他去接听。

  柳树拿起一看,是陈俞世打来的。

  “陈叔,什么事?”柳树走到角落里悄声问。

  “你在哪儿呢?”

  柳树看了前台一眼,轻声应了一句:“工作。”

  “忙啊?晚上有没有空来家里吃饭啊?有件事和你谈谈,我不会告诉你妈的。”

  “什么事?”柳树听到最后一句话吓得怔住了。

  “听说你在当餐饮服务员?这各个剧组的工作那么多,钱赚得还可以,怎么就不要呢?”

  “我这不是缺钱嘛,老板只让我做兼职,剧组没有工作时我才来这上班的。”

  “缺钱可以找我啊,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赚大钱的活儿,非得去干这种受气的活。”

  “总不能浪费我这口才啊,我妈让我练了这么久,总得有个实践的地方。”

  说到口才,陈俞世才意识到,柳树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和第一次见面相比普通话标准很多,完全听不出任何口音,咬字准确,就是说话快的时候有些含糊。

  “晚上回家聊聊。”陈俞世放下这么一句话就挂断电话。

  柳树回到工作岗位,之后店里来了一个穿着白西装,肚子撑得几乎爆开的中年男人。

  柳树跟着男人进入包厢,只见男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椅子长长吟叫一声,后移了两厘米远。男人面色铁青,看得出他很不高兴。

  柳树看了眼那人的脸色,走近,礼貌地打了声招呼,试问他想点什么菜。

  男人翻开菜单,在其中一张页面上点了又点:“这,这……”

  柳树有些急了,双手开始冒汗,眼睛都跟不上男人手指比划的速度,直到男人停下手中动作,柳树才小心翼翼地向男人确认菜单。

  “您点的是梅菜扣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焦溜丸子,鱼香茄子,糖醋里脊……”柳树照着单子一个接一个念,正要念完,中年男人突然站起身把桌面上的水杯都扫落在地上,一阵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响起,柳树吓得停住嘴,抬眼去看那男人,只见那男人开始指着他嚷嚷。

  “说话那么快干嘛,什么服务态度,瞧瞧这脸色,真有本事就不要在这给人记菜名儿!”

  柳树低下头,放慢速度重新念:“那我给您重新念。梅菜扣肉,宫保鸡丁……”

  念到一半时,以为中年男人没有动静应该是没事了,谁知道他居然一把把桌子给掀了。

  “念那么慢是没有吃饭啊!”

  柳树又被吓得抬头去看那男人,眼睛因为受到惊吓睁大了一圈,就是这一举动,气得男人动手就要打他。

  柳树飞快跑出包厢去到人多的地方,前台工作人员得到消息叫来了经理,不久之后一个青年男子来到了美食府大楼。

  中年男人见到经理来了,指着经理也跟着骂。

  明白了这个人连经理都惹不起,柳树躲在一边没敢顶嘴,警惕地看着那男人,以防他跑来打他。

  经理被那男人一通乱骂,之后还点头哈腰好声好气地对那男人赔笑。

  经理背对着柳树所以柳树看不出他在说什么,但他看得见男人在骂他,而且还骂得很难听,又见男人抬头看了眼自己,说是要开除他才能摆休。

  柳树委屈啊,平白无故给人骂就算了,还要开除自己,就算是兼职的也不能这样吧!

  “垃圾,在职场上受气就跑这来欺负人,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开除就开除,怕你啊,反正我前天才刚领完工资。”柳树瞪着那男人一通骂,出来干活还要受气,又不是在他那儿领工资,还有权开除自己了!

  柳树把身上的外套脱了放在前台,拿上自己的手机快速跑出美食府,留下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去的他。

  二人的位置明明离柳树挺远的,所有人都听不到他们二人在讲什么,柳树又是怎么知道那男人说要开除他的?

  经理看着男人,又是一脸歉意:“他已经走了,我们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那臭小子的简历拿给我看,不得整死他。”

  “他是来这儿兼职的,没有简历。”经理心里暗喜,这个男人确实如柳树所说是在公司受了上司的气,但本职也不低,不算是普通的职员,所以每次来这里吃饭,有气总是往服务员身上撒。

  “这工作多的是,我干嘛要委屈自己,你有种来找我啊,反正我又不是本地人。”柳树嚣张地说着,回头没见得有人跟上来,坐上公交车去到了影视城找熟人介绍份小活干。

  晚上答应了陈俞世上他家吃饭,见着时候快18点了,赶忙跑到公交站坐车回去。

  到了陈俞世家,曾珍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在煲汤,见柳树来了,招呼他去吃饭,说待会就可以喝汤了。

  柳树闻着味道跑到厨房来帮着干活,顺带问曾珍这汤是怎么做的。

  “过几天回老家,要煲给我爸妈他们喝。”

  “你妈不是不让你回去吗?”

  “我有存钱,没乱花,回去给她个交待就没事。再说,过年怎么可以不回家呢,不然干嘛要放这么长的假。”

  曾珍无言以对,孩子能想着回家是好,证明父母对他很好。

  陈俞世这人心善又热情,过去带过几个像柳树和大根这样的孩子来家里吃饭,有时候过年会来看他们,却没有几个能回家。

  不是工作忙,就是以前和家里矛盾太深,有些时候,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你先去吃饭,你叔有话要问你。”

  柳树一愣,想起陈俞世确实说过有话要找自己谈谈,会不会是说那个角色的事?其实柳树也不能把握自己能不能演好,要不是片酬高,他现在都放弃了。

  柳树走到客厅,坐在陈俞世边上,低着头,情绪有些失落。白天那嚣张的气焰已然全无,静下心来时越想越难过,难道自己真的没有进步?

  “陈叔,我真的没有进步吗?”

  “哪方面?”陈俞世没有看柳树,继续盯着电视看拳击。

  “说话方面。今天有客人可能是工作不顺,一听到我念菜单就来气,还气得叫经理开除我。”

  陈俞世关了电视,拿起手机打开摄像机功能,照着柳树说道:“对自己自信点,不能总因为别人的打击而看低自己。虽然我的普通话不能说是很标准,但在这行多年,成名的影星不会普通话的也多了去了,你何必在意。”

  “是要录我说的话吗?”

  “剧本在桌子上,你随便照着台词念,随便演一段,如果真不行,我不勉强你,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柳树从没拿过剧本,之前也不是没有演过有台词的角儿,只不过只有那么几个字而已,压根用不上剧本。这时候拿上剧本,打开第一页,一看到字习惯性地念了出来,完全没有感情,只是单纯地念着。

  “走心一点,再念。”听着还算满意,就是想知道会如何演绎出角色的情感。

  根据剧本的描写,柳树念出了台词,陈俞世没有喊停,他又接着念。感情用得深了,忘记了外界的影响,两眼只盯着文字看,脑海里尽显画面。

  “原来,他也以为我死了……”低沉的声音毫无一丝生气,显得有些生硬。

  陈俞世听得好好的,突然有些不解,前几段念得好好的,怎么最后就出问题了。

  “没有入戏吗?”

  柳树摇头:“我没有看过这本剧本,所以不知道它曾经发生过什么,所以我不知道角色在说这句话时的心情,是喜悦还是失落。”

  “是喜悦。在未知的情况下,他死而复生,以为又能和爱人在一起了,却不想,那时,已经是千百年后的世界,而爱人,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是让我演这里面的哪一个角色吗?”柳树听着故事还挺感兴趣,一下子来了兴致,就怕到时候一见到摄像机,又会板着个脸。

  “有兴趣了?”陈俞世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说服他去演了。

  柳树点头,又有些担心:“是有兴趣,就是怕又演不好。上次你让我演一有台词的,不就因为演不好,半道给导演换了角吗。”

  “我看你演群众还演得挺好的,怎么到大角就不行了?”

  “我怕太多人注意到我,那种所有人都盯着我看的感觉,让人害怕得起鸡皮疙瘩。”

  “要说是你性格内向,这也有理。这个可以炼,慢慢来,你在这方面有天赋,总有一天能发挥出来的。有时候呢,就跟剧组的前辈们请教请教,他们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帮你一把的。”

  柳树点头,上天给了他一个比别人更容易得来的饭碗,是自己不争取,从来都不珍惜,导致进步得这么慢。

  虽然对故事有兴趣了,他还是不想走上这条路,他怕自己有一天会忘了自己是谁,而且,出来的这半年,认识的也多了,单说演戏这方面,里头就有许多他不想触的点,万一哪天情绪失控,哭出来就难堪了。

  他讨厌哭泣,讨厌泪水。

  从懂事以来家里因为经济关系谭梦总说要把他送人,当年爷爷奶奶还活着,不肯谭梦这么做,每次就只会哭,还有几次以死相逼过。每次柳大壮发疯把别人家的东西破坏了赔钱,就哭;柳大壮在外头给人打了,又哭;爷爷奶奶走了,留下的,还是泪水。

  长大以后,从来只会躲着哭的柳树,不想让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怕最后的坚强被撕开。

  泪水是懦弱的表现,他要坚强,才能保护重要的人。

  也许自己是骗自己不进这个圈子,泪水才是真正的原因。

  演员,肯定是离不开哭戏的。

  那天在梨园的那一幕,梨树下的秦逸落下过泪水,他在秦逸那里看不到懦弱,可是无论是怎样的情绪,只要落下泪水,他就怕在人前控制不住自己。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