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一章,男一号
作者:素茶      更新:2019-01-09 22:52      字数:3074
  凌晨三点,二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总算回了房间,柳树躺在炕上回想着不久前所看的视频,脑海里脑补着一系列姿势与眼神。

  练了两个小时的动作,秦逸在旁边指导他,几次被柳树气得大发雷霆,又是打又是骂,硬是让柳树去记住那些动作,导致柳树现在想忘了都难。

  柳树相信,今天的戏份,肯定能顺利通过了。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记住所需要的动作,哪怕脑子一时想不起,只要他能站起身,肢体就能完美地完成那个动作。

  越想越可怕,自己是怎么做到的,那些动作比谭容之前教的还要多,虽都是些小细节的动作,一个都不能落下。

  闭上眼,俩人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直往炕上躺去,没过几秒,疲惫已袭向全身,闭上眼沉沉睡去。

  天不久亮了,好在是晚冬季节,夜长,太阳出来得晚。

  但是,那又如何,还不是得按时起床。

  柳树顶着一双黑眼圈,眼睛半眯,昏昏沉沉走下山去找化妆师化妆,一干演员排队在化妆,柳树跟在后头,排到他时坐在椅子上的他眼睛终于完全闭合住,再一次睁开眼是被排在后头的演员推醒的。

  拿着戏服的柳树一路走向戏台,一路上愁眉苦脸,时不时打哈欠,眼泪都流了下来,没精打采的。

  柳树一路思索着,就是不明白熬那么晚,到头来为的是什么。

  “不熬夜又学不会,学会了起床又没精神,怎么样都是过不了关。”

  话虽是这么说,但人还是早早起床来到场地化妆换衣了,衣服换好之后,柳树从兜里掏出一个大小只有三厘米左右的圆形红色铁盒子,双手掰开铁盒子,其中一面装着一层厚厚的米色膏药。

  柳树伸出食指抹了一小层膏药在鼻下,起初觉得清凉舒爽,闻着挺舒服的,五秒后柳树整个人就精神了,眼睛被刺激得通红湿润。柳树又在眼皮底下抹了一层膏药,那凉爽的劲儿刚来,人立马拨腿跑到没人注意的地方去练动作。

  练了半个小时的动作,有人喊了柳树在剧中的名字,柳树拨腿又往人群中窜去,跟着一行人听导演讲戏,讲了几遍之后,试拍开始,试拍结束导演只说了句“行”,所有人便各就各位,等待正式拍摄。

  柳树跟着人群走上戏台子,有意无意看向导演的方向,导演像是忘记了昨天说的话,显然没有要追究柳树的意思。

  难道是,自己真的进步了?

  柳树心中窃喜,脸上带着微笑一步步走上台,柳树戴上黑色的厚面纱,一身黑紫相间的短打便衣。

  一行人同样穿着短打便衣,只是颜色各不相同,走上戏台子各寻其位,乐曲没有响起,那是戏中戏的师兄弟们正在为上台的表演做准备,试练罢了。

  导演在一旁喊开拍,演员们齐齐开演,柳树站在人群中摆弄姿势,兰花小指同往右身,抬脚轻点地,双眸明亮,脸微微一笑看着远处。

  柳树一心想着戏里的剧情,努力让自己忽略掉戏外的所有东西与人,台词和动作下意识展现而出,眼睛时刻注意着自己的手脚,脑子除了戏外的东西,其余都保持得清晰。直到导演喊停那一刻,柳树怔住,立定在原地,静待着导演发号施令。

  结果导演并没有说什么,接下来又拍了几场戏,换了几个场地,虽有重拍过镜头,期间也被导演骂了几次,好在最后顺利地结束了一天的拍摄,直到下午,柳树才吃上饭。

  拍摄期间是有机会吃上饭的,柳树嫌饭菜太油腻所以没吃。在山上的这些天吃惯了清淡的东西,怕吃了拉肚子影响拍戏,才挨饿到将近下午。

  今天的戏份顺利通过,导演也没有找他算账。

  从寺庙里的饭堂吃完饭下山散步的柳树心情美美的,走路脚步轻快,时不时哼唱小曲,喜悦的情绪盖过了一天的疲惫。

  路过山上的拍摄地,走到人群后去观望,剧中的几个重要角色柳树都见过,秦逸在剧中扮演的是男二号,是柳树在戏班里的师兄,男一号是正派头目,一位长相硬朗帅气的青年。柳树在人群中没有看到秦逸,倒是看到了那位男一。

  男一和秦逸长得有点像,个子比秦逸还高,一身浅褐长袍,长发盘成圆形状绑于脑后。

  这让柳树感觉很不舒服,就因为他和秦逸有那么一点点像,不过秦逸给人的感觉有一丝妖魅,男一他没有,所以柳树还是保持着一丝理智多看了男一几眼,不曾想,因为这几眼让他越掐越深。

  男一和几个小演员在摄像机前念着台词,眼神真挚,一看就是一个对演戏专注又认真的人,声音虽不是那种非常好听的男音,略带乡音,沙哑不低沉,但丝毫不影响让人欣赏、让人着迷。

  站在人群中观望了十几分钟,柳树突然觉得周围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一个个一开始被他吓到似的,正纳闷着自己是有多么吓人时,柳树才惊觉还没有卸妆。

  “妆都忘了卸就跑来看热闹,傻子。”柳树一脸嫌弃地跑出人群,懒得下山找化妆师卸妆,就在附近找人讨要几张卸妆湿纸来擦脸,擦脸间又往人群中走去,不经意间的一个斜眼,看到秦逸躺在一堆草丛上,脸上盖着剧本,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这人睡眠浅,这地方真能睡下?

  柳树笑脸走到秦逸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见秦逸的助理出现,拿出手机玩了几分钟,心里一直想着今天没被导演说,兴奋得拿着手机刷刷刷。

  玩得出神间,秦逸突然伸手移动了脸上的剧本,不动声响地看着柳树,嘴角正当微微上扬时,突然脸色大变,翻了个白眼继续闭上眼睡觉。

  柳树是一个喜欢向人倾诉的人,一般和谁熟了些,就喜欢和那个人说一些自己看到的或是听到的话,有心事了自然也不例外。

  秦逸和他相处的这些天就认识到了,虽然和柳树不是很熟,但没少听柳树说过话,期间总见柳树和一个人聊天,特别是最近。秦逸没有问过他那人是谁,本来也没在意过,直到现在,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些天来,除了那位认识的陈俞世导演和他联络,好像只有那个不认识的男人了。

  为什么没有家人?

  刚相识时,他护着父亲的场景可是历历在目,如此可见一定是一个把家人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的人。为什么出门在外,时常联络的人里没有父母?

  “你的交际圈很小吗?”秦逸突然开口说话,差点把柳树吓得手机给弄掉,赶忙退出微博关上手机,看着秦逸笑脸呵呵,显然不是对着秦逸笑的,只是内心单纯地高兴。

  秦逸没有把剧本拿开,依旧闭着眼,一动不动地躺着。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柳树很好奇,没有回答,却在心里仔细地想了想,自己的交际圈有多大。

  “看你朋友挺少的,每天能聊的好像只有一个人。”秦逸也是实话实说,不想和柳树太多废话,却又忍不住想问。

  柳树脸色微微一僵,秦逸看不到,他也没有过多地表现,随后松懈一般,微笑着道:“其实挺多的,我玩配音这么多年,多少也有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而且经常帮俞世叔跑几个龙套,演艺圈认识的人也很多。”

  “是吗。”秦逸没有怀疑太多,柳树怎么说,他也就信了。可能是自己没看到吧,不过,在房间时,确实只看到他经常和一个男人在网上聊天,不见有其他人。

  “我发小和我一起出来演戏,当年拍了不少戏,大角小角都有,就是没有红过,后来玩够了,就老老实实跑去做生意了。”说到大根时柳树更是兴奋了,连手脚都跟着比划,比划完了又拿出了手机,看着手里那支黑色的杂牌智能机,自说自话地说道,“这还是大根送我的手机,用了好多年,居然没坏过。”

  秦逸看着柳树手里那支手机,随后又看向柳树的脸,秦逸好奇又不解地看着柳树,而柳树一心专注于手机上,完全忘了旁边坐着谁。

  “导演放过你了?”隔了好久秦逸开口问柳树,吓得从回忆中回来的柳树怔住了,愣愣地转过头去看秦逸,只见秦逸脸上的剧本拿下了,人半躺着看着他,表情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看不出什么心情。

  一想到秦逸也会关心自己,柳树觉着稀奇,但也不敢多说一些有的没的。

  “就老老实实地拍戏,导演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也没少挨骂。”

  秦逸听着轻微点了一下头,坐正身子,抬头望着天,之后问柳树几点了。

  “三点五十分了。”柳树看着秦逸,见他站起身,拿着剧本离开以为是有戏拍了。人不由自主跟着他走了一段路,秦逸突然停住,转身看着柳树,问他要不要吃饭。

  柳树摇头,回答他已经吃过了,见男一在拍戏,招呼也不打一声,跟着人群去看戏。

  秦逸见此翻了个白眼,刚走几步,猛地回过身看向柳树,不可思议地皱起了眉。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