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四十三章,对戏
作者:素茶      更新:2019-01-11 23:29      字数:3078
  从谭容那儿学得之前没教的技巧之后,柳树现场展示了几次动作,秦逸担心柳树记不得这么多动作,叫谭容演示一遍,用手机录下谭容演示的所有动作。

  柳树坐在一旁和以前一样像失了神似的看着谭容的动作,无论是眼神还是指法、肢体的动作,柳树都仔细地看在眼里,生怕遗露了什么。

  临近傍晚,柳树和秦逸没来得及吃顿晚饭就跑上山了,一路上二人都没歇过,就只为了能赶上寺庙关门前回去。

  不想,天有不测风云,二人走在距离寺庙还有一公里远的路途中,天下起了大雪,往往这时候,寺庙都会提早关门。

  柳树来到寺庙近两月,早就清楚那里的规矩,走着走着,放慢了脚步,远远落在了秦逸后头。

  开始还能看到走在前面的秦逸,不久之后,连个模糊的背影也没有了。柳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嘴角下垂。

  乌鸦的叫声传来,柳树抬眼看着周围,一道影子都没有。

  一路沉默地低着头往前走,走到寺庙门口,看到秦逸站在檐下躲雨雪。柳树走上阶梯,走到秦逸旁边商量着该如何进入寺庙。

  寺庙里虽有人看守庙门,但对不守规矩的人们,一向不太宽容,所以二人没敢去喊人家开门,在门口商议几分钟后,二人跑到围墙旁边有大树的地方,细细挑选,总算找到了一棵树干粗壮又容易爬的老银杏。

  两个曾经在山里长大的人爬起树来不难,只是到了围墙上才发现,那围墙得有两米多接近三米高,就算有胆子跳下去,可地面都是雪水,一个不慎滑倒扭着了哪儿,明天的戏可就拍不了了。

  秦逸蹲在围墙上看着底下,突然转身,面向围墙外蹲下身子,两手紧抓着围墙,下身缓缓往寺庙里送,整个人挂在墙上,秦逸把脚张开,突然放手,双脚安全落地。由于惯性,人往后退了一两步。

  柳树见着秦逸安全落地,也学着他转身双手放在围墙上,下身往下放,脚伸直正准备放手下地,秦逸抱住了柳树双腿。

  柳树吓得放开双手,秦逸缓慢地往下柳树,而后板着脸看着柳树:“你是忘了脚受过伤吗。万一摔出问题,之后的戏该怎么办。你出了事,是会影响整个剧组的,可不能让大家这些天来的努力白废了。”

  柳树惭愧地拉下嘴角,轻声回应:“以后会注意的。谢……谢谢。”

  秦逸嗯了一声以示回应,转身去寻二人的房间,过程中不可思议地望天微笑着,好像,这是柳树第一次对他说谢谢。

  “你认识路吗?”柳树跟在秦逸后头,看着周围的建筑,丝毫认不出这是哪儿。“你知道往哪儿走吗?”

  柳树一路问着秦逸,秦逸没有回应他一声,一直往前走,直到听出柳树的话里有些着急,才停下脚步向他解释。

  “之前师兄带我来这里打扫过,有点印象,你别总是问我问题,会让我分神,到时候想不起,你我就等着被师兄罚吧。”话压得很轻,柳树听完乖乖闭嘴了,之后不再说话,直到二人来到了熟悉的地方,柳树兴奋得加快脚步,笑出了几声。

  回屋这后,二人洗漱完毕,看着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明天一早不会有戏,睡觉前还可以看很久的剧本。

  可是剧本只有一本,柳树手机又没电了,只能和秦逸一起窝在炕上看一本剧本。

  坐在炕上一直无心看剧本,因为天气太冷了,二人并排坐着一直有风从窗户吹进来。

  “你不觉得今晚有些冷吗?”柳树见秦逸认真地看着剧本,动也没动,真不知是怎么熬得住的。

  “多下了点雨水,你就受不住了?”

  柳树点着头,起身跑去衣柜里找了件毛衣套在身上,这才又回到炕上和秦逸看剧本。

  秦逸剧本看了有几遍,几些台词都能背下了,就是没和人对过,正好旁边有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台词功底的人,正是飙戏的好时候。

  “时间还长,对几场戏。”秦逸坐直身子清了清嗓,指着剧本和柳树商量几句,二人开始对戏。

  一向做事不认真的柳树说起台词来突然有了精神,身子坐得板直,听着秦逸对的台词开始还能接受,后来慢慢地皱起了眉头,很是挑剔地说道:“你开始说得还行,后部分很难让人入戏,再来遍。”

  秦逸没有反驳一句,看着剧本,重新念了一遍,接着看向柳树,等待他的意见。

  柳树则是专注地看着剧本,听到秦逸念出台词,柳树便接了下句,如果秦逸的台词又念出问题,柳树又会提意见让他重复。

  秦逸身为大牌没有计较,相比在配音方面柳树是专业人士,他会虚心请教。

  一来二去,剧本对了一大半,把这几天所需要的台词都对了遍,经过柳树的提点,秦逸决定往后再没有时间,一定会挤出时间亲自去配音的。

  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对戏,得学到而有用处,应该实践实践。

  “既然台词功底这么好,演技也还行,为什么不愿意当演员?”秦逸也只是好奇,才会问柳树,却不想柳树又恢复了以往那副欠揍的模样,绷着脸说话。

  “讲个台词都不如我,你还当什么演员。”

  秦逸愣住,失笑道:“所以,那些话真的是你说的?”

  柳树想也没想,立即笑脸回道:“是啊,你能对我怎么样,你打我啊?”

  柳树知道秦逸不敢打他的,至少在剧组的这段时间他是不会打他的,因为拍戏需要,如果出了问题,谁也担当不起。而为什么会突然嚣张起来,那是因为剧本上,有关于柳树的戏份已经不多了,顺利的话,不到一个星期,柳树就能离开剧组。

  离开剧组,过年后,他就是叶惜的助理了。

  想想就高兴,脸上笑得更欢了,秦逸坐在一旁看着他,这脸变化多端,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在人家背后讲坏话,找上门了还能笑成这样,脸皮得有多厚。

  秦逸不知道柳树的脸皮能有多厚,不过,看他不像是那种会无端端在人家背后乱嚼舌根的人,想必是有什么误会才导致他那样吧,还是,他只是单纯地看自己不顺眼?

  “而且,你又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柳树根本就不知道秦逸在说什么,自己不过是太过兴奋,才会口出狂言。而且,离开剧组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秦逸了,还要对他恭恭敬敬干嘛。

  “如果你一开始直接跟我说,我会相信你的。你不像是会撒谎的人,所以你说什么,我自然就相信你。”秦逸认真的眼神看着柳树,他知道柳树不喜欢他,但为人与作品面前,秦逸愿意相信这个人,哪怕柳树看自己不顺眼,他也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并不讨厌柳树。

  柳树脸上失去了笑容,直愣愣看着秦逸,二人对视,让他想起了谭梦。

  以前谭梦也是这样,一直无疑于他的话,相信他所说的。

  可笑的是,每次回家总是变相地说谎,明明自己学的是配音,而得到的成绩,总说是在演戏方面得到的。

  “你不是说过,在这个圈子里,好坏都不能看表面的吗,怎么今天对我说这些话。”

  “我没心情玩太多费心思的事,只希望身边的人少个心眼,别面前一套背后一套就行,只要能改,我会原谅的。”

  “是吗……”柳树内心惆怅,却不敢再说。

  可惜了,我就是那种人,和你成不了朋友的。我总是在网上黑你,甚至看到你的宣传海报都会排斥。没想,竟会同住于一个屋檐下个把月了。

  秦逸得不到一个解释,看着时间不早了,到屋后炕内添了把柴回屋躺下。

  柳树在背后说坏话的嫌疑很大,多多少少肯定有说过的,就是不知那天的话,是不是他亲口说的。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应该做好给人看,让外人相信,自己是有实力的。

  接下来的四天里,每次拍完戏秦逸总会去找柳树一起对戏,女一、女二找过他几次,秦逸都以忙为借口不和她们对戏,反正柳树能男声也能女声,何必找那么多人对台词呢。

  虽不称职了点儿,但人是自私的,跟她们对戏不够劲,激不起内心的激情,所以他选择了柳树。

  开始柳树还奇怪秦逸怎么最近老是找他对台词,后来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了,正好有个人找自己说话,还能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

  下午俩人又有同台戏,之前配合得不错,导演也没有再说什么不好的,到庙内饭堂吃完饭,二人在山间小道上散步,柳树手里拿着剧本,秦逸走在他身后,时不时也在看着柳树手里的剧本。

  秦逸在柳树背后突然说道:“我们俩这次的戏不用对打了。”

  柳树回头看着秦逸,脚步入慢:“是不用打,但是,是争吵戏。黑白两方都要杀我,你开始怀疑我,我们就吵架了。”

  “你最后死在我手上,想起这么多年来的兄弟情,都各有不舍。死的时候不能只轻描淡写地略过,应该加戏。我们可以找导演,加些细节上的戏份。”秦逸提议。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