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七十四章,硬塞的助理
作者:素茶      更新:2019-02-10 22:15      字数:4435
  大年前几天秦逸和柳树先后离开寺庙,秦逸刚下山就拖着行李火速回家

  回到家,大门打开进去之后就反锁内门,东西扔到属于它们的位置上,这才悠悠跑去洗澡、泡澡。半个小时后衣服也没穿,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去开电视,按到一个中意的节目这才放下手里的遥控器去找衣服穿。

  秦逸去找衣服的空隙间,何云算准时机前来敲门,按了四五个门铃之后,从包里掏出偷偷打的钥匙开门,可是,无论钥匙怎么变换方向,这门就是打不开。

  “反锁了?”何云愣住,没想到啊没想到,刚回家就把门反锁,气得何云破口大骂,“秦逸,我告诉你,再不开门咱们这工作就别做了,你妈要是来了,别想着我帮你说话,看你还能不能在这圈子里混,把你绑回去养猪!”

  话刚喊完秦逸这才穿好衣服,慢吞吞前来开门,何云板着脸进屋,看他头发还滴着水,脸不板了反笑问:“你是大姑娘啊,在家里洗澡还反锁门。”

  秦逸直接把毛巾扔到何云头上去,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知您算准时间会过来,自然得防你一把。”

  “我又不会把你的裸照拿去买,好歹是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怎么可能出卖呢。”何云确实不会出卖秦逸,但会威胁一把。

  想他出道多年,从未拍过大尺度的戏,如此内敛的一个人,对形象这事肯定是很注重的。

  形象要是没了,谁还敢让他去拍戏,能不能拍还一回事,没有自己喜欢的戏拍,想要他留下都难。

  “什么事?”秦逸躺倒在沙发上,怀抱着抱枕,眼睛看向电视机。

  “你不是接了舞台剧吗,大年初一中午,那个时候事多,我没法跟着你过去,想给你找个助理。”何云叹气,知道秦逸会反对,但绝对不能惯着他,只当是来通知他的,回去一定找人。

  秦逸忍住脾气没把怀里的抱枕扔到何云身上,缓缓说道:“多少年了,我说了我自己可以。”

  “这像什么话,你知道你一工作有多少睡眠时间吗?事事都要你亲自来,估计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够。”何云也是气,以前没娃还一回事,可以跟在人家身边照顾他,现在有了娃,两边都跑不开。

  “身边有个人没什么不好。好比柳树,为什么叶惜把人家推给你就愿意?知道外面怎么说吗?说我们公司傻,替别人培养人,完了还不是还给人家。”

  “你可以抢过来啊。”秦逸很是平淡又直白地说出这句话,何云一听又是一愣,好像挺有道理,可又不好意思,随后笑着拍打了几下秦逸。

  “你好意思就去抢,她不是你朋友吗,抢朋友的人,不要脸。”何云也不跟秦逸打趣了,再说下去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没完没了,“我先回去了,反正你要听话,不然你妈发现了,你就完了。”

  “你少说话就没事。”秦逸懒得再和她说下去,每次拿他妈妈做借口,最后还不是她自导自演跑去告状,回来帮他说好话。

  ——

  直到除夕那天,何云还是没有请到新的助理,个个听到是为秦逸办事就没人愿意,说没前途,脾气还不好,柳树当任助理期间还被打过。

  被打过?

  何云怎么没听过有这事?

  听没听过不重要,重要的是,都除夕夜了,娃都没抱上,还在为秦逸奔波明天下午的舞台剧。这家伙平时挺尽职的,就是对时间观念有些不着心,不爱和人沟通,我行我素惯了。

  无时无刻不想过放弃他,可是人家为公司带来这么多利益,又是自己的表弟,由着他自己来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家里人不放心。

  这圈子对秦逸这种不打公关的人来说,是活不了多久的,倒不是怕他会遇到什么危险,而是没有好戏拍。

  这家伙就是一傻子,没有喜欢的戏拍,万一学人家跑去学什么导演,那不得愁死何畅心。本来就是让他多玩几年,玩够了好回去打理家业,这要是让他对这个圈子兴趣不减,他不死,何云估计得气死。

  无奈这人从来就不给人省心,脾气大,听不得话。

  “一定得给他找个助理在身边盯着点,不然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我对不起姑妈。”在活动现场巡视几遍,出门前遇到了陈俞世,俩人招呼刚打上,何云转身又来到陈俞世身边。“陈导不回家过年?”

  “回,过来看看,待会就回老家了。”陈俞世见秦逸不在边上,问道,“你们家职业狂终于肯休息了?”

  “您没听说啊?我以为您过来看看是知道。”何云抚额气也不敢松一口,“也不知道谁给他透的消息,明明我已经把关好了等演员都招齐了再透消息有舞台剧要出,没想到他居然报名了,而且还被选上了。”

  “秦逸这么优秀的演员虽是第一次出演舞台剧,不过,据他之前在现场的状况来看,他这次出演不会让人失望的。可能,他会更喜欢,从而转战舞台剧,这样你就不用跟着他到处跑了不是吗?”陈俞世也是说玩笑话,得此人才,在艺术界是幸的,他还想多看几部秦逸出演的作品。

  “借您吉言,我倒希望如此。”何云失望欲归,想起一事又返回,“陈导,舞台剧的演员都齐了吗?”

  陈俞世点头,这时候能不齐吗,明天就要出演了,昨天秦逸还过来彩排过。

  “消息刚放出粉丝就在网上发言没有柳树出演有些可惜。”

  “柳树会出演吗?”何云好久没见到柳树了,倒是挺希望明天能看到他。

  说到这陈俞世忍不住笑了,话都说不顺,哼哈几句这才回话:“剧里的情节是没有意的戏份的,因为意在那个时间段已经死了,改成了现代剧也改不了玄幻,不然也不会有起死回身这么一说,所以,柳树真要出演的话也不用演。”

  “躺在那儿?”何云见他不语的表情,看来是猜对了,难不成要改成鬼魂在台上当背景飘来飘去?那柳树不得累死。“对了,柳树不回家过年啊?他们山里人过年不是挺热闹吗。”

  “偶尔会回。问他要不要出演的时候立即答应了,大根今年没回老家,店也没开,俩小伙可能是怕回去被逼相亲。”陈俞世偶尔会介绍几个美女给俩人认识,但只有大根一人有兴趣,柳树和人家小姑娘聊不来,有几次一大群人一起去吃饭,大家都聊得哈哈大笑,只有柳树坐在角落里吃他的东西,试问哪个姑娘愿意跟这种少根筋的二傻子在一起?

  “他现在还有配音吗?”何云轻声问。

  陈俞世看她眼神有问题,眯上眼,轻笑道:“我看他整日呆在家里没出门,应该是接了剧来配。待会我得回老家了,不知道他什么情况。”知道何云有小心思打在柳树身上,听说又在帮秦逸找助理,不会是……

  “想让柳树又去受你家秦逸的气?”

  何云脸上立即变色,笑脸嘻嘻为秦逸拉人气:“哪能,我们家艺人脾气最好了,待人最亲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兄弟。之前不是还传过CP吗,不好能传吗。”

  “对啊,不好能传吗?”何云说的也是啊,陈俞世一时间没去想别的,就去想那句话,没想到把人给卖了。

  “好久没见到柳树,方便透露一下地理位置吗?”何云一脸谄媚,不出十秒就掌握到柳树的住址。

  大年的最后一天,柳树背着行李走在路上,手机一直和何云保持通畅的联系。

  “您放心在家带孩子吧,一直跑来跑去也不容易,我能体会。在他身边能学习到东西确实挺好,放心吧,这是我愿意的,陈叔也同意,我问过叶惜姐了。反正也没事,一个人在家配音,不和人说说话,少了人情味,往后也不利于配音啊。”说完,正要按下秦逸家的门铃,又觉得这人根本就不会给他开门还不如不按,直接掏出何云交给他的钥匙开门。

  刚进屋柳树就把背上的行李扔在一旁,累得坐在地上环顾屋子。

  和离开前没什么两样,就是,凌乱了一点。

  回到老地方,之前练就的奴性一下子显现,坐在地上休息没一会就起身收拾屋子,拿着鸡毛掸子在客厅里扫扫打打。

  知道秦逸家的房间隔音很好,但自己进屋这么久,打扫的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至于没听见吧。

  为解疑惑壮起胆跑去开秦逸的卧室门,果然,人在睡觉,看来睡眠质量比以前好多了。

  小心翼翼关上门,把背包踢到沙发后,出门去买菜。

  大约半小时后,柳树买菜回来慢步前往厨房的方向,秦逸的卧室门开了。

  人醒了?

  走近卧室,听到浴室传来沙沙的水声,柳树转身跑往浴室的方向,见浴室门开着,里面的开水声也停止了。

  把头一探,秦逸正好转身看着他,以为太累出现幻觉听错了,没想到屋里真进了人。

  柳树一时没反应,又看脸又是欣赏了一把大好身材,男色当前,竟被迷得忘了自己正无耻地盯着人家。

  一滴水滴声传入耳中,柳树回过神连惊吓都没来得呈现,拨腿就跑。

  秦逸吓倒没吓到,迅速拽过一条毛巾绑在腰间,一手逮住柳树,伸腿一绊,把人绊倒在地。秦逸居高临下看着倒在地面上的柳树,还有那一地的蔬菜,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秦逸把人重新拽起,拖着他扔到沙发上。

  柳树倒也不慌了,直说道:“工作。”

  秦逸不悦地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看着柳树带来的东西,问:“带那么多东西干嘛?”

  “做饭。”

  秦逸跑去捡散落在地上的土豆,唉叹着这人脸皮越来越厚,都跑上家里来让他做饭了。

  柳树起身抢过秦逸手里的土豆,解释说是他要做。

  “是吗?”秦逸苦笑,感叹终于不是面食了。

  片刻之后秦逸敲着脑袋质问的眼神看向柳树,看来跟这人呆久了,脑袋也变得迟钝了。

  “你干嘛来我家?”

  柳树如实回答:“何云姐要带娃没空跟在你身边,所以问我有没有空,兼职段时间助理。”

  “不需要。”秦逸拽着柳树把人往屋外推,柳树回身想抓住秦逸,可秦逸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无处可抓,只得挣脱开秦逸往后退,二人保持着距离。

  “免费的!不是要演舞台剧吗,顺便学习,你要交多少学费我都可以。”

  “没空。”秦逸态度依旧冷淡。

  柳树脸皮也没有那么厚,见秦逸都这么回答他了,何必死皮赖脸下去。

  “那你跟何云姐说一声,不然我不好向她解释。”

  秦逸回屋去找手机,也不知道是做个样子给谁看,还是给双方下台阶,秦逸难得一次主动找上何云。

  此时正在家里和婆婆准备年夜饭的何云火速“啪”地一声放下手里的菜刀,跑往阳台去接电话,说话间又扬起她那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声。

  “呵呵……这是要来我家吃年夜饭吗?姑姑一直喊我婆婆叫你来我们一起吃饭,来不来?”

  “不去。柳树待会就回去了,我的事管不了就别管。”说完等着何云说话,何云那头也是沉默了好一阵子。

  “嗯?”没挂?秦逸居然没挂电话?这可不像秦逸的作风啊。

  当即何云笑得更难听了,低下声说道:“你们是在闹别扭吗?哎哟,拿我当坏人使,大过年就让大家好过一点。你想想你事又一大堆,身边有个人照顾不好吗,都说要把人抢过来,这个机会难得,怎么也得把人留下。你也别反驳我,他好歹学过几年配音,网上常见你和他飙戏,你不是乐在其中吗?大家都有好处嘛,而且,怎么看好处都是你多。”

  “你这是把人硬塞给我?”秦逸瞄了一眼柳树,快速移开视线。

  “行,你怎么说都行。把电话给柳树,这事就定了。”下一秒,柳树的声音响起,何云火速交代,“人搞定了,麻烦你照顾他一段时间,《随影》开拍前我会找新的助理。”

  “那我去做饭了,您忙您的。”把手机交给秦逸,乐呵呵提着菜进厨房捣鼓一阵后,总算是炒了个两菜一汤。——“辣椒炒猪耳”、“土豆炖鸡肉”和在寺庙时经常喝的杂菌汤!

  年夜饭就这么搞定了。

  一顿饭的时间,俩人解除了不久前的尴尬,谁也没敢提之前发生的事,秦逸默默拿出舞台剧的剧本,柳树立马埋头不理踩秦逸。

  秦逸拿着剧本往柳树头上轻轻一拍,人还是没理他一下,又继续轻拍。直到最后柳树蹦出一句“你去洗碗我就陪你飙戏”,俩人达成共识。

  但柳树还是忍不住在秦逸背后嚷嚷几句:“剧本都快翻烂了,你为什么还一直翻个不停,在山上不是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了吗?”

  洗完碗抢过剧本的秦逸再一次拍了一下柳树的脑袋:“既然是飙戏,当然得找个值得挑战的人才有意思不是吗?”

  “……”柳树无言瞪视着秦逸。

  既然如此,来的时候就什么话都不要说,还非得赶他走又是为了什么?

  第一次发现秦逸如此傲娇。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