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一百零六章,重逢
作者:素茶      更新:2019-03-15 20:00      字数:3659
  “我不知道。”问了好多人,连何云也说回老家了,他还能从哪里得到线索。

  “要不,咱们去他老家看看吧,万一真在那儿呢。”何云也是怕了,这人不回家也不和他们呆一块儿,还能去哪儿?

  难不成去闯荡江湖?

  何云可是知道柳树野心没那么大的,所以一开始,他说回老家去种菜,一下子就信了,怀疑一下都没有,这人居然演戏演到现实中了,太可怕了,一个个变得太可怕了。

  转头看着何云那微微惊慌的表情,再看她那圆挺的肚子,一口气憋进肚子里,不能刺激也不能再气到孕妇,不然罪大了。

  “你能打个电话给他吗?相信他应该没有拉黑你。”平淡的语气,让惊愕未定的何云下意识掏出手机给秦逸。

  电话拨通之下,秦逸沉默了,好久没有看到计数器的显示画面上同时显示柳树的名字了。

  本来有很多话想问他的,这一刻只想听到他的声音。

  “何云姐,找我呢?还真是巧啊,刚联上网,你就打电话过来了。”柳树刚上来就讲了一通话,不等二人开口,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何云不认识,但秦逸认识。

  “我去订餐,今天可得好好陪着我,好不容易才放的假。”何云放的是扬声,即使不认得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听到这段话,可以肯定二人关系不一般。

  何云瞬间瞪大眼回头看秦逸,见秦逸面无表情,不知该如何回应柳树。

  好一会儿没说话,柳树叫了何云几句,何云反应过来。

  “在呢在呢,你不在家啊?”

  “出来几天,找朋友玩玩。今天不用忙活了?”柳树只说朋友,没解释那人是谁,何云不好做判断,回头再看秦逸的表情,倒没有那么难看,那二人应该也只是朋友关系。

  “就是闲啊,想找你说几句话。”唠叨几句之后,何云才说出重点问题,“你和秦逸怎么了?他最近可奇怪了,到处找人打听你去哪儿,闹矛盾了?”

  “没有,没发生什么,只是觉得他工作不认真,所以不想见他。”说出这话,旁边的荣华都忍不住笑出声。

  “敢情是红了就抛弃人啊,绝情!”荣华此话一出,被柳树一脚踢到边上。

  “一边去。”柳树没真踢,扬着脚示意荣华走开别打岔。

  荣华坐在更远的地方,这时电话声响起,一看是外卖到了,拨腿就跑去迎接外卖。

  荣华一走,柳树说起话来也就放得更开了。

  “他不认真吗?”何云扭头再看秦逸,二人对视,再点头。“确实不认真。”

  当着秦逸的面何云数落了他好几句,把心里想的话全释放出来,人也就痛快多了。

  “也不至于吧,打个电话发发短信不行吗,断得这么干净。”何云也是不能理解柳树的做法,除非,他是真的想和秦逸断了关系,不然不会做到这种地步,面不肯见就算了,连各种联系方式都断得一干二净。

  “他工作不认真,肯定原因也有你。你要时不时和他打个电话,兴许更能让他安下心,工作效率不就能提高了?”这种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安心,何云也安心,为什么柳树就没想到呢。

  “他是不是在你旁边?”淡淡的语气,俩人听到一怔,何云正犹豫着该不该说实话时,秦逸接过电话。

  身边传来荣华经过的声音,闻到了外卖的香味,一阵蒜香。

  “我去洗手间一趟。”背对荣华走进洗手间,荣华见他还在打电话,跟了过去并调侃,“还有什么我不能听的?”

  柳树没有回应荣华,关上洗手间的门,秦逸那头也跟着进了办公室的洗手间。

  何云不想跟上去,最近事多,情绪本来就不好,不想过多纠缠二人的关系。

  关门声响起,犹如二人独处。

  “我控制得很好吧,没有去找过你。”柳树靠在墙边,慢慢蹲下身子。

  “为什么?”

  柳树把手机放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我开始后悔了,一想到那些让人喘不过气的大小事,我就难受,心烦,不想和你在一起。我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好,何必再给对方施加压力。因为外界的舆论,导致你不认真对待工作,这样下去,你会和我以前一样慢慢颓废,这样你就前功尽弃了。想到过去相处过的美好时光,冲动之下才说不想放弃你。”

  一刻都不舍得放弃,为了秦逸,不舍得也得舍。

  得到这样的答案,秦逸恨得直咬牙:“你可以和我商量,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除了痛苦和难过,本来还很生气的,一听到柳树的声音,气就没了。

  柳树这段时间也很痛苦,总是想起秦逸,明明决心想放弃他的,却总是放不下。

  “二十年或者十年以后,如果人们忘了我们,或……我们忘了彼此,也许那时候我们可以毫无压力地站在一起——”不等柳树的话说完,秦逸抢过他的话。

  “我愿意放弃现在的生活。”

  “不行!”柳树提高音贝赶忙制止秦逸再说这个话题,“你不能放弃。”

  秦逸不听劝,当下一心执意要离开,因为那些人,他们连见个面都难上加难,如果连所爱之人都守护不了,再爱的职业有什么用,只会带来痛苦。

  “你会后悔的,你不能这样。”秦逸的话坚定无比,柳树没办法,只有干着急的份。

  “当是如了爸妈的愿,反正,这是迟早的事。”秦逸开始有这样的念头,对演戏的执念也就没有那么深了,但也只是那一刻,过后是更加疼惜。

  把人逼急了,柳树只有放下狠话:“我好歹是一个一线明星了,有自己的作品,红过当年那个你了。你这人不爱宣传,一直也就稳居状态,不上不下,我都看不起你了,以后,可不再是别人说我被潜了,而是你。”

  “那又怎样,红不红有那么重要。”秦逸知道柳树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一时气话,但还是被刺激到了。

  “那样你还配得上我吗?就是因为不想被人说潜,我一步步走到现在,就是为了那点自尊,能配得上你,可你快配不上我了。我很失望……”这一刻确实很失望,也只是失望秦逸说的话。

  如果秦逸放弃了演艺事业,以后二人会不开心的,那样也没法在一起过日子,整日会活在愧疚当中。

  柳树说的话真真假假掺在一起,归根结底,心里还是有他的。

  只是太久没看到柳树,秦逸心里不安分,说话才有些激动。

  慢慢定下情绪,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后悔了很多。

  最后不愉快地挂断了电话。

  同时也是断了情。

  没有对方的影响,认真做起了自己喜爱的事,之后秦逸恢复以往的生活,认真工作,不再去打听柳树的去向。

  事业需要,秦逸再次出国。

  新电影是一部以战争为背景的古装剧,秦逸在剧中饰演男一号,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富家公子,整日花天酒地,诗词歌赋倒是样样精通,唯武不行。因战争的衰败,国破家亡,穷困潦倒之下投奔另一敌国充军,结果武不行,文无用,随着商船逃至国外,结果惨遭劫匪洗劫,再次逃亡时求师于一位武士,武士看他贪生怕死没有当武士的资质拒绝了他,苦苦承诺才得到武士的信赖,最后他成为了一名流浪武士。

  秦逸在剧中没有感情线,一心的执念就是年少时的荣华富贵,本想锦衣返乡,结果破旧一身。

  他负了武士的言,没能承诺成为一位有侠义心肠的武士,逃亡路上遇劫是习以为常的事,听到尖叫声不理,听到厮杀声不救,苟且偷生,只为保命。

  这样的他最后差点死在他人手下,最后被一位比他还要瘦小的男子所救,问他这乱世,救他有何用,不过是多个人多口粮,何必多此一举。

  瘦小男子答,这是侠义之道,一切仿佛回到从前。

  走进树林,他恍惚,茫然,好久才想通了。

  没有侠义之道,哪儿还有他。

  他想和师父说声道歉,回去的路上出手相助了很多人,得到了不少报酬,一心还是想着道歉,也想说,他做到了。

  再次出国回到原点,一片废墟在前,他牵挂多年的人已不知去向。

  看着屏幕上那个满面沧桑的秦逸,字幕落下之后,柳树跟着人群离开电影院。

  从影院出来,柳树回头看了一眼人群,再回头,悄然泪下。

  思念着那个人,喜悦那个人做到了他想要的。

  他没有放弃,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

  看着天色渐晚,才发觉这么晚了,本想进去坐一会儿看看秦逸的演技有没有长进,不知不觉就把一部电影看完,错过了买菜的时间。

  掏出手机,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很久才有人接,谁都没有先开口,就这么一直沉默着。

  盯着屏幕上的计数器,柳树笑了,过去二十秒了,对方还是没有说话。

  “我想放弃你,却总是忍不住去想你。”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冲击着二人,秦逸本来没想接听,出于好奇,也有思念在内,点开想听听柳树找他干嘛的,没想到居然说出这么一通话,又气又难过,听到声音,更想找到他。

  “你别再胡思乱想,否则,下次见面揍你。”轻描淡写的一段话,柳树安心了,挂断电话。

  总得找点事做,来安抚那颗躁动与不安的心,不然就真的完了。

  不想结束,真的不想结束,过去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也是美好的,只是时机不对。

  坚守下去,只要那份感情还在,过几年机会就来了。

  村里近来进了很多外地品种的菜,柳树只听过没吃过想去买几斤回家尝尝,踩着单车奔向菜市场,回家时天已经暗沉。

  自从搬进新盖的房子里住,柳树好像没有这么晚回去,回去的路没有灯,沿路都是草木树林,鸟兽虫鸣声随着夜深放大,好几年没有走过这样的路,柳树有点害怕。

  整段路都是往上坡走,柳树饿得没力气,踩不动只能用脚走,这左脚虽康复了不少,但不能走太长时间的路。

  “真后悔今天跑出来看电影,应该买个菜就回去的。”不过这么大个人了,再怕也是多余的,踏踏实实走到下坡的时候再踩回家也不怕什么。

  经过一个村庄时才陆续看到人影,有人的地方灯光也就多了,看着一个个挑着扁担经过的小商贩,柳树掏出手机一看,都七点多了,这生意做得有些晚啊。

  好在是大夏天,昼长,七点的天儿还有点亮。

  柳树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几声,不由伸手去翻找车篮里的东西,寻思今晚炒什么菜吃。

  看了好几秒篮子里的彩椒和小芋头,不怎么该怎么搭配是好。

  “算了,这芋头找块好地扔进去种,来年可以吃更多。”想法是好的,笑脸抬头对上一双眼,一人笑容满面,一人大惊失色。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