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二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9-01-08 10:22      字数:8894
  昨晚的“疲憊”沒有打亂亞提拉的生物鐘。早上6點半,亞提拉準時醒了。一醒過來,他就低頭看向林西。林西身上的襯衫卷到了肚子上方,下身只穿了一條小內褲,一條腿搭在他的重點部位上,上半身有一多半都趴在他的身上。林西的頭髮太長了,劉海遮住了他半張臉。亞提拉撥開他臉上的頭髮,輕輕地把人挪到一邊,然後坐了起來。林西嚶嚀一聲,翻個身繼續睡,顯然是累壞了。

  去浴室簡單洗漱了一下,亞提拉出門去了訓練室。早上8點,林東、林南、阿曼達和紐因斯準時出現在餐廳。四個人都是已經完成了早起的訓練。四人剛坐下,周寧和姜保羅就出現了,周寧也是一副明顯剛訓練完洗了澡的狀態。

  “周副官早。”

  “你們早。昨晚睡得還好嗎?”

  四個人紛紛表示很不錯。廚師送上了早餐,林東問了一句:“周副官,林西在哪個房間?我去喊他起來吃飯。他需要按時吃飯。”弟弟受了那麼多,林東很心疼。可是機甲設計方面,他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在林西不忙的時候監督他按時吃飯。

  剛喝下一口咖啡的周寧差點把咖啡噴出來。阿曼達和紐因斯的眼睛瞇了瞇,一人適時走進餐廳解救了周寧。

  “周副官,軍團長讓您把早餐送到軍團長的書房。”

  周寧瞬間站起來,從廚師手裡接過餐車就說:“好,我馬上送上去。”

  都不跟其他人說一聲,周寧推著餐車走了,頗有那麼點逃之夭夭的嫌疑。阿曼達問廚師:“皇叔昨晚和林西也是在書房用的餐?”

  廚師長回道:“昨晚軍團長和林西先生的晚餐也是周副官送去的,應該是送去書房吧。”

  林東插了一嘴:“親王殿下肯定是在問林西這一個多月的研究成果。”

  林南讚成地點點頭:“親王殿下肯定很關心林西到底研究了什麼,要閉關這麼久。”

  對沒有發現絲毫異常的林東和林南不知該說些什麼的阿曼達和紐因斯:“……”

  周寧把早餐送到了書房,也把早餐送到了軍團長的手上,但他自始至終都沒見到林西,因為軍團長接過餐車后就關了書房的門,他沒能看到林西在不在書房。周寧當然不會知道,亞提拉關了門後,就推著餐車從另一扇門去了臥室。

  林西被亞提拉從床上挖了起來。洗漱之後,飢腸轆轆的林西很滿足地享受了早餐。昨天雖然很疲憊,但睡得也很好,又吃了豐盛的早餐,林西只覺得元氣滿滿,精力十足。等林西吃飽了,亞提拉才問:“這一個多月你在忙什麼?”

  林西啃著飯後水果說:“不是這一個月。在沙鷹星我就開始研究了,這一個多月只是把我研究的所得變為現實。哦,你這裡有沒有機甲訓練室?讓我哥他們過去。”

  “我讓周寧帶他們去訓練室。”

  “那我們也過去吧。”

  林西還是沒有說他到底研究了什麼。

  林西跟著亞提拉抵達位於聖圖堡莊園右上角的一棟獨立的建築時,林東、林南、紐因斯和阿曼達已經在了。周寧和姜保羅也在場,姜保羅純粹是來湊熱鬧的。林西和亞提拉之所以來晚了,是亞提拉先帶林西去剪了頭髮。莊園內有理髮機器人。

  頭髮剪短的林西看上去很精神,不過顯得臉也更小了。在場的都是自己人,林西也就沒有給頭髮和眼瞳染色。乍一看到金發碧眼的林西,除了林東和林南外,其他人還是大吃了一驚。這樣的林西與衛慕華更是像了八成!

  和幾人打了招呼,林西徑自走到訓練場中心,從褲子口袋裡摸出兩個機甲空間鈕,那隨便的態度就如掏手帕一般。林西的手一動,就見兩架機甲出現在林西的面前。場邊的幾個人除了亞提拉依舊還保持冷靜外,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阿曼達和紐因斯,他們兩人的心臟沒來由地開始狂跳。

  兩架機甲乍一看就像兩具綠色的骷髏骨架,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一根根凸出的骨頭另有玄機。兩架機甲的基調林西都塗成了深綠色,一根根凸出的骨頭是純黑色。兩架機甲的腦袋則完全就是一個骷髏頭。

  林東:“林西,這是什麼?”

  林西後退幾步,仰頭看著這兩個大傢伙煞有介事地說:“獵戶座。”

  “獵戶座?”

  林西點點頭:“這是我設計的雙子星一式機甲,我取名為獵戶座。”

  “雙子星?!”阿曼達和紐因斯一下子就蹦了起來,直接翻過欄杆跳到了訓練場裡。亞提拉走向升降梯,搭乘升降梯進了訓練場內,林東、林南和周寧都選擇了直接跳下去,只有姜保羅留在了原地。

  紐因斯瘋狂地喊:“林西!這是不是我和阿曼達的雙子星!”

  林西很認真地點點頭:“觜(讀:紫)宿、參宿,合起來就是獵戶座。”

  紐因斯:“林西!你騙得我和阿曼達好慘!”

  阿曼達:“你不是說沒有給我們設計嗎?”

  林西極為無辜地回答:“你們問的是我近期有沒有設計的計劃,我都做出來了當然沒有計劃。”

  阿曼達和紐因斯:“……”

  林東拍了下林西的腦門:“那你在飛船上為什麼不說你已經製作好了?”

  林西還是很無辜:“我要睡覺。飛船上也沒有合適的場地。”

  “……!!!”那還是他們錯咯!

  林西把兩個空間鈕交給激動得已經癲狂的阿曼達和紐因斯,說:“左邊這架,叫‘觜宿’,是阿曼達的。右邊這架,叫‘參宿’,是紐因斯的。觜宿和參宿組合起來就是雙子星一式機甲,‘獵戶座’。據說,在古人類居住的古地球,可以看到一個名為獵戶座的星座,觜宿星和參宿星又組成了獵戶座。”

  “好聽,這個名字好聽,我很喜歡!林西!謝謝你!”機甲在手,阿曼達瞬間原諒了林西的“隱瞞”。他痴痴地仰頭看著自己的“觜宿”機甲,不在乎林西拿走了機甲的命名權。機甲大師通常都會親自命名自己設計的機甲,林東和林南是林西的哥哥,林西把命名權交給自己的哥哥完全正常。

  紐因斯已經進入胸艙了,他太高興了,他以為他還要等很久很久,沒想到林西竟然給了他這麼一個大驚喜。對於弟弟極其無辜的“惡趣味”,林東和林南揉亂了弟弟剛剪短的頭髮。兩人也很為阿曼達和紐因斯高興。

  亞提拉繞著兩架機甲看了一圈後,問出一個很實際的問題:“這兩架機甲怎麼合併?它們似乎與青鬼、赤鬼的構造不一樣。而且太高了。”青鬼和赤鬼為了合體後能正常戰鬥,身高是低於普通機甲的,可這兩架機甲的身高卻比普通的機甲還要高一點。

  紐因斯立刻從胸艙裡探出頭來,還沒上去的阿曼達也立刻看向了林西。說到自己的專業問題,林西認真了不少。他道:“觜宿和參宿不是上下合併,而是雙背合併。”

  “雙背合併?!”

  “就是觜宿的背部和參宿的背部合併在一起,兩架機甲變成一架有著雙頭四臂的機甲。”

  “雙頭四臂!”

  林西點開自己的終端,調出觜宿和參宿合併為獵戶座之後的樣子。全息影像裡,雙頭四臂兩腿的獵戶座就是一個可怕的骷髏怪。它一手持盾,一手持長槍,骷髏的雙眼發出綠色的鬼火。

  “太酷了!”

  林東和林南讚歎,紐因斯從胸艙裡跳到地上,眼裡滿是痴迷,真的太酷了!林西360度全方位地展示合併後的獵戶座的樣子,繼續解釋:“阿曼達和紐因斯雖然從小一起訓練,彼此之間也有熟練的感應,但還是無法與我哥相比。後背合併的技術難度和對熟練度的要求低於上下合併,阿曼達和紐因斯完全可以順利做到。骨架型的設計也是為了更方便雙背合併。‘獵戶座’在戰鬥中對兩位駕駛者彼此之間感應的靈敏要求也低於上下合併的‘冥王’的要求。阿曼達和紐因斯合併之後,在戰鬥中他們可以合二為一,也可以各自為政。”冥王就是林東和林南的青鬼、赤鬼組合後的機甲。

  “太酷了!真的太酷了!我太喜歡了!太喜歡了!”紐因斯激動的眼角都濕潤了,阿曼達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林西接著說:“阿曼達和紐因斯有一個我哥也比不上的優勢,就是他們兩個人都是精神力S,體能S,所以獵戶座要充分發揮他們精神力和體能雙S的優勢。‘獵戶座’在戰鬥中的操作對體能的要求必須是S。所以我給獵戶座配備了防禦盾。‘觜宿’和‘參宿’,以速度和力量為主,合併後的‘獵戶’座則是速度、力量和防禦三者合一。‘獵戶座’是一架非常適合突圍、群戰的機甲。”

  “林西!謝謝你!”阿曼達用力抱住了林西。一人伸手把阿曼達從林西的身上扯了下來,是亞提拉。結果阿曼達剛被扯開,紐因斯又抱了上去。周寧眼疾手快地拉開了紐因斯。林西後退兩步,避開阿曼達和紐因斯的熱情,很是冷靜地說:“不客氣。一人2億星幣,不打折。”

  阿曼達和紐因斯愣了下,然後哈哈笑了:“沒問題!”

  2億星幣算什麼,這樣的機甲,就是10億星幣他們也要想辦法弄到!而且兩人可以肯定,這個價格絕對是友情價。兩人立刻當場就給林西轉賬,都是不差錢的主。林西收到了4億星幣,很滿意。他接著說:“你們先熟悉,熟悉了之後我再給你們裝備武器和盾牌。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阿曼達和紐因斯立刻收起自己的機甲,林西對哥哥說:“哥,你們也可以走了。我還有事和亞提拉,殿下談。”說這話時,他還看向了周寧。

  林西擺明了要清場,其他人迅速離開了訓練場,場內只留下了林西和亞提拉。周寧最後一個走到門口,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立刻神色大驚地急忙關好門,一臉不忍直視地迅速走開。

  場內,林西跳到亞提拉的身上,亞提拉輕鬆接住他。林西雙腿跨在亞提拉的腰側,一掃剛才的淡定,帶著幾分求誇讚的表情問:“怎麼樣?”

  “很好。”亞提拉不吝於誇獎,“你是當之無愧的機甲天才大師。”

  林西接下來卻說:“阿曼達和紐因斯的雙子星機甲在沙鷹星的時候我就已經設計、計算好了。只是雙子星系列的機甲需要用到生物試劑,沙鷹星沒有生物實驗設備,所以才拖到現在。”

  亞提拉卻聽出了言外之意,問:“那這一個多月你閉關不是為了‘獵戶座’?”

  “當然不是。”

  林西從亞提拉的懷裡跳下來,從脖子裡拽出一條銀色的項鍊,項鍊的下方是一枚藍得發黑,又透著一層金色的空間鈕。他把項鍊取下來遞給亞提拉,亞提拉接過。

  “拿出來看看。”

  亞提拉催動空間鈕,一架與空間鈕的顏色一模一樣的人形“物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件東西一出來,亞提拉銀藍色的眼瞳就急劇的收縮。從機甲空間鈕裡出來的,一定是機甲,但這架機甲的造型卻非常奇特。與其說是機甲,不如說是一套盔甲。只不過這件盔甲的體型比較龐大,可相比機甲來說就十分的袖珍了。

  這套“盔甲”比亞提拉高了一個半頭,體型是他的一個半寬。渾身肌肉糾結,但又有著盔甲的流線型質感,就好像一個身披盔甲的巨型騎士。騎士的眼睛黑幽幽的,好似正在沉睡。肩胛骨有兩塊如未展翅的羽毛狀凸起,從肩胛骨直接延伸到腰部。亞提拉繞著這套盔甲觀察了三圈後,看向林西。

  林西把亞提拉拽到盔甲的正面,然後踮起腳尖,抬高手臂,在盔甲眉心的一塊略微凸起的地方按了一下。就聽“嗡”的一聲,盔甲的眼睛閃過一道光芒,盔甲似乎被激活了。盔甲的眼睛在閃過光芒後開始閃爍,閃爍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隨後又是“嗡”的一聲,盔甲的眼睛驟然變成了血紅色。兩束血紅色的光芒隨之從盔甲的雙眼中射出,在盔甲的面部前方匯聚成一道粗粗的光束,這道光束穿過亞提拉的頭部上方然後速度極為緩慢地從亞提拉的頭部開始,從上而下掃過他的整個身軀。

  光束緩慢掃描,盔甲的“嗡嗡”聲不停,伴隨著嗡嗡聲的還有類似於關節活動的“咔咔”聲。似乎隨著光束對亞提拉全身的掃描,整個盔甲也被激活了。紅色光束從上而下、從下而上,來回掃描了亞提拉六次。紅光在亞提拉的頭部上方停滯了幾秒鐘後緩慢收回,最終,消失在盔甲的那雙血紅色的眼睛裡。

  “人物比對完成,開啟黑騎士。”

  盔甲突然發出一道機械聲,緊接著,亞提拉就聽到了幾聲“咔咔咔”聲。盔甲的肩胛骨、手臂和雙腿分別向左右兩側分開。林西推了下亞提拉:“脫掉衣服,到他的背後去,穿上他。”

  亞提拉低頭看了眼林西,走到盔甲的背後。此時盔甲的背後已經全部打開,猶如一件衣服一般把內部的一切暴露在亞提拉的面前。亞提拉仔細看了看,然後脫掉全身的衣服,抬起左腳踏上盔甲左側腳步露出的“台階”,接著是右腳。就如穿衣服般,亞提拉把自己的雙腿、雙手和整個身軀穿入了盔甲裡。盔甲內部,紅光以極快的速度掃描過亞提拉的全身,“咔咔咔”,盔甲後背分開的部分恢復原狀。

  盔甲內部,當盔甲嚴絲合縫地閉合之後,亞提拉就感覺有什麼冰涼柔軟的東西包裹住了他的整個身體,這種感覺就像浸入到了精神力治療艙內一般。有治療艙的經驗,亞提拉沒有因為口鼻的窒息感而慌亂,很快他就調整,讓自己全身的皮膚在這種液體下自主呼吸。嗡嗡聲再次響起,冰涼的液體漸漸變得溫暖,好像一件皮膚衣般包裹住他的全身。亞提拉睜開眼睛,視野範圍內,他看到了訓練場的圍欄,看到了訓練場的牆壁,他下意識地低頭,然後,他看到了面前的林西。

  “亞提拉,動起來!”

  亞提拉做了一個深呼吸的動作,抬起左腳。

  “碰!”

  盔甲的左腿抬起,然後重重地落在了地板上。十幾秒鐘後,盔甲的右腿抬起,又是重重地落在地板上。林西已經退到了安全的位置,盔甲的左手僵硬地動了動,接著是右手。盔甲的動作很笨拙,就好像一個孩子穿了一件很不合身的笨重衣服。

  “碰!”

  “碰!”

  訓練場,沉重的腳步聲一次次的響起。厚重的拳頭帶起的風吹動了不遠處林西的劉海。林西退到了最邊緣的位置,靠著牆壁坐了下來。穿著盔甲的亞提拉,行動始終是那麼的笨重,哪怕是一個簡單的轉身,都比一個初學機甲駕駛的人都要笨拙許多。

  林西就坐在那裡安靜地看著亞提拉。半個小時之後,笨重的盔甲停止了運動。林西站了起來。盔甲的身後開啟,亞提拉一身汗水地退了出來。全身赤裸的他彷彿是剛從水池中爬出來,整個頭髮都在滴水。林西跑上前把亞提拉的衣服送過去。

  亞提拉幾乎脫力了,他保持鎮靜地穿上衣服,收起“黑騎士”,把空間鈕鄭重地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後拉著林西的手,一步一步,緩慢地往外走。他現在的狀態只能馬上回去。林西反握緊亞提拉的手,不無讚賞地說:“我以為你最多只能堅持20分鐘。”

  “林西,謝謝你。”

  林西抬頭看去:“給你打個折,30萬星幣。”

  “……好。”

  亞提拉回到主堡後就直接進了恢復艙。在恢復艙裡恢復了一個小時,亞提拉去洗澡。林西坐在亞提拉書房的書桌後把一枚晶卡放在亞提拉的光腦前。沒有等太久,亞提拉推開與書房相連的臥室的門,走了出來。

  林西問:“怎麼樣?”

  亞提拉銀藍色的雙眼格外有神:“非常好。”能讓亞提拉說出“非常”這個詞,就足以說明他此刻的心情。

  “這是‘黑騎士’的設計構想,你一邊看我一邊解說。”

  林西讓開地方,亞提拉坐下,伸手把林西抱到了腿上。林西很自覺地在亞提拉的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然後打開亞提拉的光腦,插入晶卡。

  林西操作了幾下,一副黑騎士的全息影像圖就出現在了書桌上方。林西抬手清點影像圖,影像圖在兩人的面前緩緩轉動,林西又在影像圖上點了一下,完整的黑騎士立刻分解成了數塊。

  “你的精神力已經穩定下來了。”

  亞提拉點點頭。

  “科學院有一份研究報告,精神力和體能遭受到重創的人,如果能保持精神力的穩定,那麼他的體能理論上可以恢復到原狀態。”

  亞提拉還是點頭:“這份報告我也看過。但因為精神力受到重創之後很難再維持穩定,所以這只是一份理論上的研究。”

  林西:“現在這個假設的前提已經成立,你的精神力已經足夠穩定,所以按照這份研究報告,你的體能完全有可能恢復到SS。”

  亞提拉依舊點頭:“理論上是這樣。”

  林西:“黑騎士就是建立在這個結論之上設計的。”

  亞提拉的精神力和體能盡毀。作為道盾星系唯一的體能和精神力SS的強者,他的精神力退化到了D,體能退化到了C,只能駕駛最原始的FZ系列機甲。如果不是遇到林西,亞提拉的精神力會繼續退化,直到他不得不進入深度睡眠,避免精神力持續退化導致他精神力崩潰,徹底成為一個廢人。但深度睡眠和植物人又有什麼區別。

  科學院的那份研究報告,之所以說是理論上,是因為在林西之前,還沒有人能讓精神力受到重創的人精神力穩定下來。現在有了林西,這已經不再是設想,而是現實。亞提拉的精神力穩定了,雖然他的精神力將再也沒有可能恢復到他原來的SS,將終身保持在D。

  亞提拉的精神力穩定了,根據那份研究報告,他的體能就有可能恢復到原來的SS。但這終究只是一份研究,沒有實際的參考價值。而林西,根據這份研究報告提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構思,那就是拋開現有的機甲設計思路,用一種東西來代替精神力,對駕駛者只有體能的要求。

  “黑騎士”與其說是一架機甲,不如說是一架戰甲。“黑騎士”的設計林西參考了精神力治療艙的設計。用類似於精神力治療艙內的生物活性液保護駕駛者的精神力,體能作為駕駛“黑騎士”的最主要的動力。在駕駛“黑騎士”時,精神力發揮的作用非常小,而生物活性液會把小作用的精神力放大數十倍。只要體能達到駕駛“黑騎士”的要求,那麼在生物活性液的幫助下,駕駛者就完全可以達到精神力和體能的雙重結合來駕駛“黑騎士”。

  林西在亞提拉的面前拆分黑騎士,詳細解釋,然後說:“黑騎士的生物活性液可以把你的精神力使用效果擴大到A,因為這畢竟不是你本人的精神力,所以為了讓你能更好地操作‘黑騎士’,也為了能讓生物活性液更好的發揮效果,所以我把‘黑騎士’的體型壓縮到只有2.8米。但要靈活地駕駛‘黑騎士’,你的體能必須至少恢復到A。到那時,你就可以輕鬆地駕駛‘黑騎士’戰鬥。

  我還沒有給‘黑騎士’配備武器和防禦裝置,你現在要做的是能夠輕鬆地駕駛、操作他。你還需要特殊的對應‘黑騎士’的作戰服,這需要科學院幫忙。黑騎士的引擎在他的腹部,同樣採用質式能核提供能量。生物活性液需要根據你的使用時間和使用狀況進行不定期的更換,這方面我個人完全可以提供。如果我能設計出純粹的生物機甲,那麼你就可以擁有真正意義上的機甲了。

  ‘黑騎士’只是一個過渡,他有用到一部分生物技術,比重比雙子星要高,但距離真正的生物機甲還遠遠不夠。所以,”林西拍拍亞提拉圈在他腰上的手,“你接下來的訓練重心是恢復體能。駕駛‘黑騎士’有利於你的體能恢復。每天體能訓練完之後你要在精神力治療艙內治療一到兩個小時。在你駕駛‘黑騎士’期間,你都需要繼續使用精神力治療艙。”

  說到自己的專業,林西碧色的眼睛裡滿是自信的光彩。沒有眼鏡,沒有染色,亞提拉低頭在林西的眼睛上留下一個輕吻。

  “謝謝你,我很喜歡。”

  “那麼現在,你應該去精神力治療艙了。”

  “好。”

  亞提拉去治療室,林西也跟了過去。姜保羅趁機詢問了林西,軍團長是否還需要繼續進行精神力的治療,聽到林西說以後軍團長的治療放在體能訓練之後,姜保羅點頭表示明白。

  中午,亞提拉在主堡和林東、林南、阿曼達和紐因斯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然後檢查了他們的機甲實戰情況,提出了改正的意見後就派車把四人送出了聖圖堡。飯間,林西明確地表示他要住在這裡,林東和林南是接受了阿曼達、紐因斯的邀請來帝星,兩人雖然崇拜戰神殿下,但讓他們和戰神殿下住在一起還是亞歷山大的。弟弟要住在聖圖堡,林東和林南也沒有反對,畢竟弟弟的安全至關重要,要說帝星最安全的地方除了皇宮就是這裡了。

  林東和林南會住到紐因斯那邊,阿曼達回宮和父皇、母后見一面也會搬到紐因斯家去住。阿曼達和紐因斯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們的“獵戶座”了。他們還要和林東、林南的“冥王”切磋,以盡快熟悉他們的“獵戶座”。

  林西送哥哥離開,轉身他就和亞提拉上了另外一輛軍用懸浮車,去科學院。科學院就在帝星。林西需要科學院幫他設計配合亞提拉駕駛“黑騎士”的作戰服,同時他也要就“黑騎士”的設計理念和核心數據和威頓院長詳談。“黑騎士”是林西為亞提拉量身設計、製造的,但“黑騎士”這樣的戰甲卻是完全可以運用到帝國精神力低,但體能高,以及精神力受到過重創的高級將領、戰士的身上。“黑騎士”之所以對體能的最佳要求是不低於A,是因為亞提拉的原始體能是SS,林西有信心亞提拉可以把體能恢復到至少A。

  在亞提拉帶著林西去了科學院後,亞提拉每天的工作又多了一項,就是每天早上送林西去科學院,每天下午去科學院接林西回聖圖堡。亞提拉更改了自己每天的訓練計畫,同時改造了機甲訓練場。在機甲訓練場和主堡之間建了一條通道長廊。亞提拉每天在訓練場駕駛“黑騎士”訓練完畢後,搭乘室內懸浮車從訓練場返回主堡。

  因為亞提拉的訓練任務增加,周寧的工作也相應增加。這天,林西沒有去科學院,和亞提拉一起吃完早餐後,林西就上了亞提拉的專用懸浮車,隨亞提拉一起前往帝星的軍用港口。亞提拉的個人護衛隊成員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已故的菲力七世皇帝陛下和現任菲力八世皇帝陛下分撥給亞提拉的親王親衛隊;另一部分,是亞提拉作為雷神之鎚軍團長的軍團長近衛隊,這是每一個軍團的軍團長都會配備的人員。當然,整個波特蘭帝國,只有亞提拉光明正大的擁有兩隻護衛隊。

  亞提拉在帝星,雷神之鎚的主力部隊在雷神之鎚的防禦星域內,亞提拉的兩隻護衛隊就在距離帝星不遠的一顆要塞星上,這顆要塞星隸屬於皇室,只有皇室的軍隊可以使用這顆要塞星。現在,這顆要塞星上駐守的除了原本的駐軍外,就是亞提拉的兩隻護衛隊共計三萬人,其中,親王親衛隊一萬人,軍團長近衛隊兩萬人。

  原本,亞提拉是想林西能去雷神之鎚軍團的基地星,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先是沙鷹海盜團,接著又是衛慕華的事,現在林西又要幫助科學院研發第一代戰甲,暫時脫不開身。不過林西始終記著要幫亞提拉的雷神之鎚軍團改造訓練艙,亞提拉索性把他帶到要塞星,親衛隊和近衛隊的隊員們都是精英,林西完全可以根據他們的訓練數據升級改造訓練艙。

  林西現在是波特蘭帝國的名人,親衛軍和近衛軍隊員們看到他本人,每個人都很激動。得知林西是來給他們升級改造訓練艙的,大家都高興壞了。遠在雷神之鎚基地的塞林得知此事後嚷著要趕回來,不過被他的軍團長狠心地拒絕了。

  林西在忙碌,亞提拉在要塞的臨時辦公室裡處理軍務,周寧站在他的面前,亞提拉的表情有那麼一點點嚴肅。

  “軍團長,我們一直沒有查到東方家機甲團的消息,他們會不會已經離開了帝國的星域範圍?”

  亞提拉謹慎地說:“東方家的機甲團一直很神秘,有傳言機甲團的團長‘T’是東方騫的私生子,先不論這個消息是真是假,這個‘T’應該就是當初綁走林西的那個蒙面人。林西說,那個人的精神力有S。如果他真的是東方騫的私生子,他或許還在帝國境內。”

  周寧不明白,亞提拉提醒了一句:“東方家被抓的人,都在帝國服刑。”

  周寧立刻問:“軍團長,您的意思是,他會想辦法救出東方家的人?”

  “很有這個可能。如果他與東方家只是僱傭關係,那‘T’應該已經帶著機甲團離開了帝國。”

  周寧:“那我們是否需要加強對東方家人員服刑監獄的守衛?”

  亞提拉:“我已經上報陛下。東方家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西。”

  周寧深思:“軍團長是擔心……”

  亞提拉沉聲說:“如果‘T’是東方騫的私生子,那他很可能會對林西出手。林東和林南本身就是出色的甲士,他們的‘冥王’機甲也不是秘密,‘T’如果要報復,最可能的就是針對林西。加強帕拉星的防衛,從我的親衛隊裡再撥出五十個人全天候的保護他的安全。”

  “是!”

  如果可能,亞提拉會把林西隨時帶在身邊,但林西肯定不願意,所以他只能多派人保護林西的安全。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