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8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19-08-14 10:00      字数:3084


  确实如秦项所说,秦承业很快就把自己要迎娶第二春的消息发布出去了,更因为马家失势,陈家低调,太初帮未能拥有当初马家的势力,一时间秦家成了华市最炙手可热的军火大鳄,所以婚宴当天高朋满座,除了秦承业和秋以南忙着招呼客人,秦正阳和妻子苏乐伊也在应酬宾客,莫野代表莫家前来祝贺道喜,即便政见不一,秦正阳在自己父亲的婚宴上也不能怠慢,忙迎过来招呼:“没想到莫先生这么忙,还记得家父的婚礼。”莫野穿着衣服的时候,也是仪表堂堂的模样,客气的回道:“家父本是想亲自过来,奈何公事繁忙,只得派我前来,还望秦少不要见怪。”

  秦正阳正准备在寒暄两句,就看到院外有人来通知,皇室也派人祝贺秦承业的婚礼,莫野识趣地说:“秦少,你先忙,我自己到里面找熟人去。”秦正阳以为莫野只是一句客道话,谁知道,他真的就直接进去找秦项了。

  秦项正躲闲在阳台上喝酒,莫野刚走近几步,他就回过头看向他说:“是你啊。”

  莫野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敢跟秦项太过亲密,只得站在他旁边一起往下看问:“你怎么知道有人来了?”

  秦项笑了笑:“我要是这点警觉性都没有,早死了。”

  莫野忍不住皱眉低声说:“大好的日子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大好的日子?”秦项又喝一大口问,“查的怎么样了?”

  莫野小声回他:“说来真是奇怪,这女人不是华市的人,难怪你大哥没查到,我让律所的调查员帮我查到了一点线索,她是新城的。”

  秦项刚放在嘴边的酒杯又拿开了问:“新城?”

  莫野回头看了看身后发现没人就接话问:“有什么不对吗?”

  秦项轻轻的说了一句:“难道是我想错了?”正在思考为什么秋以南会是从新城来的,毕竟在这一连串事件中,跟新城并无关联啊。

  莫野轻咳了一声打断他的思路说:“我得先走了,留太久会有人起疑的。”

  秦项冲他点点头,莫野忽然凑近亲了一下秦项的嘴角,然后像个偷吃到糖的小孩子欢快地跑掉了,秦项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色胆包天的家伙。

  正当他把目光重新转回到花园里,却发现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抬头看着他,秦项向他举了举酒杯,景言转头却避开了他友好的招呼,秦项一口饮尽了酒杯里的酒,叫来石荣,让他亲自去一趟新城,看看是否能找到与眠花宿柳相关的人。

  秦项站在人群外,看着被众人祝福的老夫少妻,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目光一转居然发现景言并没有形式化地送完祝福就离开,而是像其他人一样站在那里观礼,他几步走过去,略带着轻佻地说:“殿下,很荣幸你来参加我父亲的婚礼。”

  景言看着他靠近,有些许紧张,只是点了点头,秦项继续说:“不知殿下回蓝阁之后,过得可好?”

  景言被逼着不得不开口说话:“一切都好。”

  秦项扫视了一下周围,难得一本正经的压低声音问:“殿下,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景言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硬着头皮摇头,秦项哼笑:“那刚才殿下为什么在花园里找我,又为什么现在留在这里观礼呢?”

  景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低声回答:“是我错怪你了,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景言的话,换作秦项一愣,他本没有在意过这人是不是误会了自己,毕竟是他一招不慎差点成了别人的棋子,他愿赌服输。可他又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愧疚,因为他知道是谁主导了景兴文的死。

  秦项抛去无聊的心思低语:“殿下,可方便单独一叙?”

  景言犹豫了很久才缓缓点了点头,秦项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就从他身边慢慢退出去了。

  景言从来没想过他会和秦项私下单独见面,为了不引人注意,秦项特意选了一辆毫无特色的私家车停在路边,而景言吩咐保镖将自己送到路边,独自一人上了秦项的车,然后,秦项发动了车子,缓缓地向主路上驶去。

  秦项边开车边解释:“殿下,为了保证我们不被人监听才不得不这么做的。”景言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秦项从后视镜里看了景言一眼,景言虽然坐在自己身后的位置,似乎还是有些紧张,秦项开诚布公地说:“我今天约殿下单独见面,是有点事想问问殿下,不知蓝阁里是否有人曾经到过新城?”

  听到秦项的问题,景言开始认真思考,大约几分钟之后,他才开口说:“我能记起来的有祖父,我父母,二叔三叔还有姑姑姑父也都去过。”

  秦项听到这个回答,基本就跟没答有什么区别呢?他只好又换了一个问题:“殿下回蓝阁后,可有人有所动作。”

  景言摇头说:“我回蓝阁后,一切如常,如果不是二叔的死讯,我都很难相信蓝阁里有人想对我们下手。”

  秦项难得一见地宽慰他:“因为那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本意是想动摇军火市场,虽然没能完全让他如愿,不过应该也差不多了。”

  景言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要影响军火市场?”

  秦项听到景言的疑问,也觉得又说不通的地方,蓝阁里的人无论是要杀景言还是要杀景兴文,也无非是为了王权,他动摇军火市场的稳定,是弊大于利的事情啊。

  秦项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忽然停下了车子说:“如果那次暗杀活动,不仅有蓝阁的人在策划呢?”

  景言看着秦项,紧张地吞咽了一下问:“你是觉得有军火商也参与其中了?”

  秦项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不,我可以肯定没有,所以谁还能从军火市场受益呢?”

  景言本身是个聪慧的人,只是每次跟秦项在一起都过于紧张,导致他很多时候反应没有那么敏捷,但这次因为秦项不像往常那样气势凌人,他反而比秦项先想到了答案,脱口而出:“军部。”

  景言的声音彻底警醒了秦项,是啊,他怎么忘了还有人更想越过军火商独揽大权呢,而且如果是军部的人跟马家和太初帮达成了协议,那确实是一笔诱人的交易,所以马家和太初帮才会不遗余力地破坏当时的稳定局面,当太初帮失败之后,军部又迅速地找上了秦承业,同样的交易也会让他心动,于是景兴文死在了眠花宿柳。

  想到这里的时候,秦项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惊得景言忙把眼神避开,看到景言躲闪自己的目光,秦项头一次有了一丝内疚,无论怎么发掘真相,景兴文最终还是被秦承业搞死的。

  秦项长舒了一口气打算换一个轻松点的话题:“殿下,多谢你帮我揭开谜团,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秦某还有一事想麻烦你。”

  景言不明所以,为什么秦项忽然变得这么客气,秦项提及自己的大哥秦正阳最近正打算提交一份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希望景言能说服皇室签字通过。

  景言看着秦项斯文地解释着他大哥对这份议案的苦心,以及民众早对此事的呼声,他不由地想起自己无意间看到跟秦项在阳台上偷吻的男人,原来这人是为和那个男人的结合在努力吗?不知怎么得,景言的内心涌上一阵羡慕,他轻声地回答:“好,我会努力说服祖父的。”

  秦项挑眉一笑说:“多谢殿下了,我这就送你回去吧。”景言听到秦项这句类似于告别的话,嘴角泛起苦笑,他会对自己这般客气,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有他用得着的地方吧。

  秦正阳果然不久便提交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华市内外一片哗然,有叫好的,有骂街的,游行支持提案的,公开反驳秦正阳的,一时间同性婚姻合法化取代了当初禁枪令的热度,皇室一直没有表态,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景朝仁直接签署了这份提案,表明了皇室的态度,甚至直接召见秦正阳。

  得到这个消息的秦正阳心情大好,正好秦项也打来祝贺的电话,秦正阳就随口提到因为自己的提案还让自己的岳丈好一顿教训,结果呢,狠狠打了岳丈的脸。

  秦项笑着提醒自己的大哥:“大哥,你的岳丈无论是上次的禁枪令还是这次的婚姻合法化,他都没有支持过你,你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派别啊?”

  秦正阳本来还飞扬的心情,因为秦项的话,瞬间恢复了冷静,虽说当初他娶苏乐伊确实有依仗苏家在军部声望的意思,但自己也从来都是对岳丈俯首帖耳,从来没有违背过他的意思,可是禁枪令分明关系到秦家的利益,他岳丈就一句话让他等信,如今他好容易博出位了,岳丈居然骂他得罪了保守派,难当大任。

  之前他以为岳丈的一言堂是因为居上位者的习惯,如今想来,他对待自己的亲儿子并不是这么跋扈更不会态度恶劣,原来也只不过拿秦正阳当作垫脚石罢了。

胜博发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