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吃味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9-11 18:35      字数:3304
  纪思远拿纪凝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又进了一趟宫,把事情好好跟韦胜讲了清楚。

  韦胜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儿子不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现阶段跟自己连亲情都没有,一个十多年后才姗姗来迟的父亲,是没有资格出面对孩子的人生指指点点的。

  他很明白这个道理。

  而且他相信,自己总是能找到处置了秦家且不让纪凝牵扯其中的法子的。

  得到了韦胜的应允,纪思远回去后立刻开始准备成亲前的相关事宜。

  他还想看着儿子和儿媳穿着喜服给自己叩首的样子,可耽搁的时间长了,他总不能大着肚子出现在纪凝的宴席上。

  无论自己腹中那个不该存在的孩子最后到底是留还是不留,纪思远都想在做出决定前把自己的某一条路彻底斩断——小凝儿是他亲手养大的儿子,也只能是儿子。退一万步,就算他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也不能因为想要负起责任而放弃他自己幸福。

  纪思远认定了纪凝是喜欢秦贡的,甚至没有丝毫的怀疑。

  半夏给他端来了药,除了纪思远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这碗药其实是用来安胎的。

  碗口烫得要命,纪思远将青花瓷碗放在床前的桌上,急切切地用被烫到的拇指去捏耳垂来降温。

  “老爷,趁热喝了吧。”喝了几日的药,纪思远的呕吐的症状没有丝毫减轻,半夏难免担心,“是不是您找的大夫不行?不如我们换一家?或者问问少爷,能不能请来御医给看看?”

  纪思远也不是没找别的人诊过,见了韦胜的当天就又去找了个医馆,结果诊出来的还是喜脉,他的肚子里是真的多了一个孩子,不是臆想的,他只有认命。

  “御医哪是寻常的官请得来的?”纪思远被半夏吓了一身的汗,他很清楚,只要纪凝开口,别说御医,哪怕是不问世事的巫医谷传人,韦胜也能给他请来。

  他唯恐半夏不听话,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纪凝,便提前堵了她的嘴:“我可是请的赵泽端先生瞧的病,还能出了岔子?许是最近天暖,本来胃口就不好,加上有胃病,所以显得严重了些。”

  半夏将信将疑,点头退了下去。

  见屋里没了别人,纪思远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先是走到外间,确定现在卧房里只有自己一个,然后又严严实实地关上了门窗,回了里间。

  他低头解开腰带,对着铜镜前前后后照了一圈。

  肚子还没什么变化,腹肌排列得整整齐齐,连细微的隆起都没有。

  纪思远长舒了口气将衣服重新理好。也是,这才哪跟哪儿,小东西不会长这么快的。

  说实话,他其实舍不得这个孩子,私心里,是想把它生下来的。

  他没成家,除了纪凝没有别的孩子。但纪凝的亲人到底还是活着的,他随时可能回到韦胜身边。能有个自己的骨肉,让纪思远觉得有一种难以明说的欣喜。

  可他又难免纠结,这个孩子生下来万一被纪凝知道了,纪凝一定会和他恼的。

  且不提辈分到底怎么排,名不正言不顺的,又是皇家的私生子,不被人知晓身世还好,一旦被发现,自己和孩子都不会有好下场。

  纪思远郁闷地摸着肚子,安胎药差不多已经到了可以喝的温度,再耽搁下去就凉了。

  他灌下安胎药后,长舒了口气,觉得药的苦味让自己想通了些。

  走一步看一步,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等凝儿成了家,一门心思扑在媳妇儿身上,自然不会有功夫去管自己这个老父亲的。头几个月肚子不大,尚且能瞒过去,等四五个月左右瞒不下去了,再随便找个借口回钱塘,来来回回再呆上几天,孩子也就差不多可以出生了。

  纪思远终于打好了如意算盘,就晃悠着出去寻纪凝。

  韦胜一心想要认回纪思远,便私心没让他入翰林为一群老学究伏低做小,给他在礼部找了个清闲的缺,帮忙整理史籍资料,顺便也能提前学学为人君王的礼仪——自己和清离的孩子,一定是大齐唯一的太子。

  但纪凝一开始不是很高兴,郁闷了好久。

  哪个少年郎不是心比天高?一同经历过殿试的同僚要么入了翰林,要么外调去了别处施展拳脚,唯有他一个被莫名其妙地排进了礼部,当一个抄书的小官。

  倒不是嫌弃官职小,只是这官一不能为生民立命,二不能开万世太平,少年人一腔热血被劈头盖脸地浇灭,他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但纪凝也身不由己,在家生了几天闷气,还是老老实实地去礼部上任了。

  他上任已经有几天,纪思远身体不舒服,也没偷摸溜去礼部看儿子,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吃药发愁。

  但眼下暂时宽了心,他自然而然地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拿着仪鸾司副使的牌子,纪思远有恃无恐,给自己易了个容,扮成了自家师弟莫复的样子,大模大样地晃荡去了礼部。

  整个汴梁城都知道,仪鸾司副使莫复这个人贼装逼,对外话极少,冷酷得要命,一年有十一个月在装哑巴,还有一个月在装死人。

  只有仪鸾司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清楚,莫复之所以不怎么讲话,是因为他结巴,能一次性蹦出来四个字都算他有本事。

  装冷酷这招还是当年纪思远教给他的。

  那天,莫复因为口吃被几个小师弟嘲笑,自己一个人偷偷躲在御花园的假山后头抹眼泪,被纪思远撞了个正着。

  纪思远仗着轻功好,踏水无痕地跑去荷花池摘了俩大莲蓬,自己掰一个,分给了莫复一个。

  莫复擦了眼泪,抽抽了几声,结巴地更厉害了。

  “那你就少说话,装得高深莫测一点,他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自然会怕你,也不会有人发现你结巴了。”纪思远剥了个莲子,塞了莫复嘴里,“好了,吃莲蓬吧。”

  俩小孩蹲在莲花池边上,霍霍了半池子的莲蓬,回去后被纪维打了一顿。

  但自那之后,莫复就能不开口说话就不说了。

  这个习惯现在倒是成全了纪思远,凡事只要点头摇头就行,实在不成蹦几个字出来,倒也不怕被人发现了端倪。

  到了礼部后,来迎的是礼部侍郎,一个在礼部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三天两头就上疏劝皇帝充实后宫否则要就以死明志的油腻中年人。

  纪思远当年在仪鸾司的时候就见过他天天声泪俱下地想让太子娶亲,没想到这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性格过了十几年还是没怎么改,一见面就问纪思远:“陛下最近多久去皇后娘娘宫里一趟?娘娘的肚子还是没动静吗?”

  纪思远很想把人踹出礼部的大门,但莫师弟的人设不能崩,只冷漠地瞥了他一眼,低声警告道:“少打听。”

  “莫大人,你每次都这样说我。”

  纪思远隐约觉得自己在侍郎肥肉堆积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委屈和娇羞??

  实在是受不了礼部侍郎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大大小小十来个端茶倒水的下人,纪思远又说了几个字:“奉旨寻人。”完完美美四个字,再多一个都脱离了莫师弟辛苦经营多年的高冷人设。

  侍郎一听皇帝的名号,立马溜了,走时还不忘回头嘱咐纪思远:“莫大人常伴驾,什么时候陛下龙心大悦,一定记得提点他多往后宫纳些人。且不说开枝散叶,陛下至少得有一儿半女才行啊。”

  纪思远严重怀疑礼部侍郎和自己一样,也暗恋韦胜多年不得,于是变得心里扭曲,觉得就算自己爬不上皇帝的床,至少要让自己看得上的人爬上去。

  摆脱了侍郎后,纪思远打听了一通,得知纪凝在藏书阁里抄书,便沿着石子路往那边去,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到了阁里传来的爽朗笑声。

  “君留,这个好,你来看看这个。”

  说话的人是秦贡,纪思远伏在窗沿往里瞧,一双眸子露出台面,正巧看到秦贡在纪凝面前捧着本书。

  纪凝和他凑得极近,含笑着低下头。

  纪思远这才想起来,秦贡好像确实说过,家里给他在礼部捐了个官,两个人现在都在礼部,感情自然是火速升温的。

  屋里的两人不知道屋外有双眼睛盯着,凑着说笑了几句,纪凝顺手抢了秦贡手里的书想要自己慢慢看,秦贡不依他,便去抢,纪凝就把书举过头顶,看着秦贡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急得一身汗。

  小凝儿向来沉稳得体,中举后更是很少再流露出少年人淘气的样子,纪思远自己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顽劣的纪凝了。

  可见儿子是那种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不会端着的类型。

  还没过门,感情就好成这样,日后成了亲,指不定得有多如胶似漆。

  纪思远莫名感觉有些吃味,看着两个人这般恩爱,自己心里却没有像一个父亲该有的欣慰感。

  再仔细看看秦贡,虽然挺清秀的,但也没见得有多好看,和小凝儿站在一处,倒不是很搭。

  凝儿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他了呢?

  纪思远无意识地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小腹,当指尖碰到绸缎布料时,他整个人猛地一个激灵。

  想什么呢?

  秦小公子虽不至于倾国倾城,但相貌也还是很有味道的,家世又好,胜在凝儿喜欢。

  凝儿喜欢就好。

  纪思远最终没有进去,转头用轻功离开了礼部。

  藏书阁内,秦贡还在企图抢到那本书,他没有纪凝高,蹦了半天也没摸到书的封皮,干脆坐回了椅子上,怒道:“你再不给我书,我就告诉你义父去了。”

  纪凝轻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将书扔了过去,道:“你还小吗?拿我义父威胁我。”

  秦贡得意洋洋,翘着二郎腿翻起书来:“但是你很吃这套。”

  “给我义父的面子,不是给你的。”纪凝说道。

作者有话说:

  纪思远(郁闷):凝儿是那种在喜欢的人面前会淘气的类型。

  纪凝(疑惑):不是啊,在喜欢的人面前肯定是要紧张啊,一紧张就放松不下来。这么说吧,每天回家,比上班还累。

胜博发注册